四度  

【贱虫】局外人


食用愉快。

======================================================

<01>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是有关九头蛇的任务”这句话对死侍不再起作用了。

这可是我的王牌,糟糕的是,这是我唯一的王牌。

我看着那个疯子。

那个有严重的人格失调的疯子,医生怎么说来着?

分裂性。

偏执性。

反社会性。

自恋性。

还有表演性人格失调。

还有你没听说过的各种生僻的名词。

共同点,都在描述他。

但他是我的王牌。我命令他,而他服从我。

只需要一句话。

”九头蛇。“

甚至只是这个词,本该是这样的。

他本该听到这句话后就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拿走我手上的档案袋,然后我就可以松一口气。

但现在他对我的话充耳不闻。

如果死侍不再听我的指挥了,那么我连唯一的用处也没了,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就像是赌局,没有王牌的人会被请下牌桌。

该死的,但这就是我的人生。

我以为我驯服了死侍,是唯一一个不可或缺的人。

可我忘了,我也被他绑的死死地。

他说我是服侍他的人,这么看来一点也没错。

所以我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死侍想,至少我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

我需要一句更好的话,能让他从床上滚下来,接过我手里的档案袋,去把那该死的任务完成了。

最好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然后而托他的福,我又可以多活一天。

在我烂泥一般的人生中,打个滚,摒住呼吸,感谢上帝。


<02>

在我为了应付上面的人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死侍反而先来找我了。

他毫不客气的闯进来,喊我哥们,却按着我的脑袋,好像要把我的头皮都拔起来,然后贴着我的脸问我,你说,我做了那个任务,我是不是就是个好人了。

噢,暗杀反对者党可不会让你成为好人。

但我试探的说,“对,是个好人。”

“是英雄吗?”

“是的。”

“会有人喜欢我吗?那些市民,会爱我吗?”

而这个该死的骗子,被抓着头皮还用他用虚伪的语气说,“没错。”

于是死侍笑着说,那个上当受骗的可怜虫说,“好的,哥们。”

那笑声隔在面罩中听起来古怪的不行,他说,那这个任务哥接了。


那之后,我恍惚的大脑像突然回过神一样。

我思考了那么久的问题一下就有了一个简单的答案。

我根本不用去考虑他的想法,也根本不会有人明白。

而我只要等着他来找我。

他会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去做一个好人吧。”

我只要这么对他说就好了。


这是我的新王牌。

就像我可以说,去做个英雄吧。

就像我可以说,去做个受人喜欢的人吧。

这样说就好了。

他就会脑袋充血的却干,永远充满干劲,不知疲惫。


我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他有了这样的改变。

但我想有一天或许我会知道,所以我并不急于去追求真相。

不过我却打心眼的怜悯他。

有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怜悯自己。

一个全身都是鲜血的雇佣兵怎么还能想去做英雄。

一个犯了大错的特工怎么还能指望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更何况,政府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接的那些单子,从来不能带给社会什么好的,只能带给政府什么好的。

对于持反对意见的政客,我只要对他说,那是强奸儿童的变态。

上街游行的反对首领,是连环爆炸的凶手。

讨要公平的有色人种,是毒品走私犯。

枪杀民众的警察,不,那不是民众,那是叛国者,任务是,杀死造谣者。

死侍。我们的超级 英雄。王牌特工。

见不得人的任务,那就需要见不得人的“英雄”来做。

报纸不会报道他,人们不会知道他到底做过什么。

还是不会有人喜欢他。

喜欢这个浑身散发恶臭,丑的吓人,神经不正常的人。

没有人。



<03>

后来我大概知道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那个时候似乎一切都晚了。


很久很久以前,死侍身边出现过一个叫伊内兹的女人,一个也叫多米诺的女人。

那个女人也是疯子。

那个女人说能让他做一个父亲。

于是他信了,他说,他意识到他当了这么久的特工发现自己其实是想当一个父亲。

我知道,他只是想要一个家人。

他一直在构思当他当了一个父亲会怎样,他说他要给他的孩子讲睡前故事,他会带着他去钓鱼,带着他打棒球,教他怎么修坦克,和他一起攀爬悬崖,教他拆炸弹,教他射击。

教他他所知道的一切,为他做他所能做的一切。

他说他要叫他的孩子叫小韦德,沃夫曼,或者克里斯。

他说这些都是好名字。

我知道,他想要的是家人,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家人是什么样子。 

我知道,他的家人还不如一个橙子亲切。

但那个女人欺骗了他,她能给他的只有一个破烂的塑料娃娃。

超市里八美元可以买一打,还自带电池,可以唧唧歪歪加上三天的那种劣质品。

但他还是有这么一段时间,不长,但也不短。

把它当作自己的孩子。

把它当作自己的家人。


而现在又有了一个他想把他当作家人的人。

但那个人也离开了他。


而这一次,他就像当作那个塑料制品是真的活生生的孩子一样,相信那个人没有离开。

他的家人还在他的身边。

只是暂时去了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我又惹他生气了。“

他这么说,神情很是沮丧,”总是这样,该死的,我又叫他生气了。“

后来他这么说,“不过我知道他马上就会回来。”

“马上。”


于是我的王牌口令又变了。

这一次我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次我该说,我该拿出档案袋然后说,那是关于那个人的下落的消息。


我说,我们都很想他。

他是我们所有人的英雄。

希望你把他找出来。


然后。

死侍回来了。

继续为了和平正义而战。

王牌特工。

超级英雄。


为冤案祈祷的神父,追查真相的记者。

不,他们是参与这件事的嫌犯。

就地处决,死侍。

不要听他们解释。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好事。

但至少对我来说是的。

我每天都需要为苟且偷生成功而高兴。

香槟。

我需要。



<04>

后来政府给他的任务越来越艰难。

但他却不会死。

他们大概也知道这个疯子现在却变成了一条乖乖听话的宠物狗。

有资源不利用,那是傻子。

我受到了表扬。

我那似乎已经过去了的可能光明的前途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似乎。

我们都在欺骗自己不是吗,所以让我快乐一点。

拜托。

你看,我就一直让死侍很开心。

我每天都告诉他,那个人就快回来了。

我每天都告诉他,你这么做那个人会很开心。

于是他的每一天也过得很开心。

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去看球赛,喝啤酒,他会给我说他的故事,然后我认认真真的听他胡扯。

所以不要让我觉得有什么不对。


<05>

后来上面给了死侍一个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说,你们这是让他去送死。

他们说,但他不会死的。


但他真的永生不死吗。

也或者,死并不只有一种意义。


死了一次他还是原来的那个死侍吗?
或者只是一个有着死侍记忆的人。

毕竟他全身上下每一个部分都是崭新的。

也许死侍早就死了。

只有他的记忆永存。

包括那些不该知道的。

死侍知道的太多了。

我也是。

他们想让我们两去死,但又要榨干最后一点点用途。


但我没有办法,我只有接受,我没有退路。

却也不想要退路了。

我只能让死侍去做。

这么久来我除了这些事已经不能干别的事了。

我的前途根本就没有光辉过。

全A的试卷,校长亲自送的钢笔,金色描边的勋章。

什么用也没有。

听我说,这些什么用也没有,所以小心,别被这些迷惑了。

包括总统的亲自致电。

包括孩子崇拜的眼神。

包括女人的爱意。

什么用都没有。

对我而言如此,对任何人来说也是这样。


那天死侍接过这个任务的时候,难得和我多说了两句。

他居然问我,这个任务是不是就是最终的线索了。

我错愕,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很多时候我会忘记他是一个疯子但不是一个傻子。

但我还是说,把这个劣质的谎言继续伪装下去,我说,没错。

他说,那真是太好了,我又可以见到他了。

我说,是啊。


那是我最后一次骗他了。


后来他走的时候对我说,哥们。

我看着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这种满是伤痕丑陋的脸,却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就像大海在天空中游动一般。

干净,纯粹,而美丽。

清澈的不像一个疯子的眼睛。

不像一个杀人无数的人的眼睛。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认真的端详他,直到对上他的双眸,我才发现或许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那个故事的最后他把那个破烂的娃娃放在了多诺万的双膝上。

然后亲手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那些事他是自己明白的。


他只是疯,但是他不傻。


而此刻我也确定他是清醒的。

说不定一直都是。

他眨着眼睛,对我说,你知道吗,鲍勃,我小的时候可真的是想当英雄的。


我说,韦德,我知道。


我们小时候总有不同但都高尚的理想。

但小时候的我们和长得后的我们完全是不同的人。

肉体上不同。

精神灵魂上也不同了。



<06>

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死侍了。

我的耳边一直听到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有人说他被政府抓住了,有人说他去月球冒险了。而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我希望是真的。

有人说他真的找到了那个人,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任务,干他想干的事去了。

我希望他是韦德.威尔逊,而不再是死侍了。


他应该是个自由的人。

从见到他的第一次我就知道。

我以为我束缚了他,其实他也束缚了我。

在他心里,他永远在干他愿意干的事,没有人能逼的了他。

而现在,他终于真正自由了。

我为他高兴。

香槟。

我需要。


现在我的耳畔真实的回响着的,是房门被用力敲击的声音。

我不用看也知道外面是全副武装的人。

他们来割我的人头。

我知道。


死侍走了,我也该自由了。

只是每个人自由的方式都不一样。


我突然觉得很悲哀,莫名其妙的悲哀。

这不应该,在这个好日子里。

可我还是这么觉得。

不知道是为自己操蛋的人生。

还是为死侍的。


所以,干杯。

我需要最后一杯香槟。


END.‘




漫威里最自由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美国队长,他象征着整个美国的自由。

一个是死侍,对于个人而言的,真真正正无拘无束,无可束缚的自由。

2016-09-10 评论-1 热度-34 贱虫spideypool

评论(1)

热度(34)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