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笑花】论追求队草的套路可行性(21)

cp:阿森西奥(马尔科)xc罗(克里斯)

       【纯情小狼狗x多情交际花】


持续性撒狗血。


=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63>

“你在等人吗?”那人靠在窗前,从窗帘间隙向外窥伺,漫不经心地问道。

“什么?”克里斯含糊地应了句。

他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现在应该是午夜了,因为感谢他引以为傲的自律生物钟,他现在困得不行,但另一方面,他已经昏迷过一段时间了,他的身体在拒绝着嗜睡。种种原因,他的脑子现在一团糟。

“我一直在服用美沙酮、普蔻丹、维柯丁… …管它什么名字,反正都是些该死的戒毒药,止痛药。并且按时参加‘康复项目十二步’。”那个人依旧盯着窗外,“我的意思是,克里斯,我已经在努力的治疗了,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出于无理智的疯狂才做的这些事。”

“什么?”

“这不能怪我,我是… …那个名词叫什么来着?就是当你还在你老妈肚子里的时候你老妈却在疯狂酗酒最后导致你天生心智缺陷的毛病… …对了,Fetal alcohol dyndrome,胎儿酒精综合症。”那个人拉好窗帘,好似整间屋子都与外界彻底隔离,“你看上去头很痛,想要一点可待因吗?”

“什么?”

“我知道你在等人。我找到了你身上的追踪器。真是不可思议,你居然能考虑的这么仔细。可惜它太明显了,我一眼就发现了它,然后,”他做了个投球的姿势,“我特地绕了个远路,把它扔到了路边的草丛里。所以警察们不会来的,你可以放心。”

他走过来拨弄着克里斯的头发:“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我们的快乐时光。但我刚刚吃光了剩下的全部利他林,现在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必须先解决一个问题,然后再带着你去一个无人之地过二人世界。”

克里斯一阵恶寒,脱口而出:“马尔科?”

“正确,正确的让人嫉妒。”他继续玩弄着克里斯的头发,“看看你有多爱他,如果不是这份爱,我根本抓不到你。我爱你,克里斯,所以我不能忍受马尔科.阿森西奥的存在。”

不安在克里斯的骨头里涌动:“你想干什么?”

他耸耸肩:“很简单。我扔掉了追踪器,因为不想让警察和媒体那些无关紧要的白痴打扰我们。但是阿森西奥不一样,他也应该是这出戏的演员之一。开幕前的独处时间差不多该结束了,主角们该依次上场了。我要给他打个电话,诚挚地邀请他过来。”他爆发出瘆人的狂笑,“你难道不想见他最后一面吗?”

“操你妈的疯子!”克里斯疯狂的扯动着背后的绳子,人生中第一次涌出的杀意澎湃上涨,无法遏制。

那个人满意地看着克里斯的反应。他跳着走到床边,捡起被子上的手机,问:“阿森西奥的电话是多少?”

“我不记得了。”

“很好,否则我会嫉妒的。”他挑衅般对着克里斯按下号码,刻意大开的铃声在诡异的气氛里张扬,“没关系,我不会怪你,因为我记得。”

别接。克里斯埋着头,在心里祈祷着。

“喂,是马尔科.阿森西奥吗?”

电话铃只响了三声,就被迅速地接起,电话那端传来了克里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我,你是谁?”

克里斯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64>

银白色的车在路上高速飞驶着,直到差点撞上醉倒在路上的酒鬼在险停下来。

“操!”马尔科猛地按住喇叭,醉鬼终于从梦中惊醒,匍匐着爬到路边。

玻璃酒瓶碎了一地。

就像马尔科手中握着那个追踪器。准确来说,是在狂暴中被捏得粉碎的追踪器碎片。

对,他被耍了。

妈的二十岁的小毛头,没错,他就是个断不掉奶的废物。

马尔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咒骂自己。

看看废物现在在他妈的干什么?他妈的他居然在路上兜风!他应该报警,对,应该。他不自觉地啃着自己的手指,直到皮肉分离,钻心的疼痛才让他回过神来。

他把血抹在白色的衬衣上。

一条血迹,两条血迹,三条血迹… …
妈的,马尔科,不要去想那些,冷静下来。

他一拳砸在仪表盘上,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掉下来。

冷冰冰的,沉甸甸的。

哈梅斯的枪。

马尔科脸色阴暗地坐在驾驶位上。

手机铃声唐突地响了起来,马尔科一颤,他的意识仿佛丢失了几秒,直到耳边直接传来了阴沉却又高昂的陌生声音:“喂,是马尔科.阿森西奥吗?”

“是我,你是谁?”

耳边是令人不快的笑声:“我是谁?你觉得克里斯的男朋友这个称呼你喜欢吗?”

操。操。操。

该死的,马尔科,冷静点。

“你要干什么?”

“那个追踪器… …你报警了吗?”

“没有。”

他愉快地吹起口哨:“哇,了不起的大英雄。所以你是想要单枪匹马的来英雄救美吗?”

马尔科的冷静快消耗殆尽了:“说正事。”

“嘘嘘嘘,不要不耐烦嘛。你想要几片氯丙嗪吗?”

马尔科费力地保持冷静问出问题:“你到底是谁?你想要干什么?”

“早知道你一开始就打算只身前往,我就不找这么多事情做了。我真的不喜欢做多余的事情。不过这都无所谓了,事情还在计划中。总之,我和克里斯想邀请你参演我最得意的剧本。我会把正确地址发给你。你回来的,对吧?记得不要报警哦,小、英、雄。”

马尔科似乎从电话另一端听到了克里斯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好像在喊他不要来。

他喊得好厉害,嗓子会不会疼?

马尔科望着自己握枪的左手,不知不觉中它被自己握的是这么得紧。

报警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但魔鬼在他的耳边告诉了他更好的做法。

“好,我会来。”

 

<65>

克里斯的脸毫无血色。

马尔科真的要来了,还是一个人。

他头痛欲绝,胸口也闷得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畅快的。他总是不停的想,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遭遇这些?为什么这个人要这么做?

但他想的最多的还是马尔科。

为什么,马尔科要一个人过来。

他宁愿他报警,虽然不知道惹怒这个疯子他会有怎样的下场,但起码马尔科是安全的。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

“克里斯。”这个声音再一次打断克里斯的思绪,每一次响起,都是在折磨着克里斯的神经,“你知道吗?总有人想要充当屠龙的骑士,但是大多时候他们只是骑士到来之前的牺牲品。为了宣扬恶龙恐怖之处的道具,为了突显公主可怜动人的祭品。你觉得阿森西奥是其中之一吗?”

“不是。”克里斯回答的很坚定,“因为我不是楚楚可怜的公主大人。”

“有意思。”那个人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盯着克里斯,“非常有兴趣。”


沉默再次降临二人之间,但这一次没有持续多久,撞击引起的巨大金属声透过门板传了进来。

克里斯恐慌地望着门的方向。

而那个人大方的走过去,慢条斯理的打开了一把接着一把的门锁。

厚重的金属门被推开。克里斯这时才清楚的认识到屋子的构造,这确实是一间廉租房的样式,卧室直通狭窄的客厅,没有一扇窗户的室内在白炽灯灯光里藏着,从克里斯被绑的地方恰巧和正门连成一条直线,中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

此时此刻那里正站着一个人影。

果然是马尔科,他按约定前来赴会了。

克里斯没有像之前预想那样骂他傻或者气他疯,而是漫长的舒了口气,提着的心放下来了。

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克里斯推到了跟前,用手中的匕首架在了克里斯的脖子上,无生命的器具带着悚人的冷,激得克里斯打了个寒颤,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马尔科的手里握着一把枪。两人正隔着他和中间那七八米距离对持着。

最后声音还是先从背后响气:“啧啧啧,没想到你居然还带着枪,这可是大手笔啊。真是低估了我们的马德里好市民呢。怎么,要开枪吗?那可要瞄准了哦。噢,我差点忘了问,你会开枪吗?你用过枪吗?这玩意可不像电影里这么好操作,稍微不注意,可能会伤及无辜噢。”

他这边说着,一边恶意地低下头吻着克里斯的头发。

马尔科快气疯了。

“马尔科,冷静点。”克里斯喊到,马尔科手里的枪把他也吓了一大跳,他了解马尔科,他们寻常人平时根本没有接触枪支的机会,这个东西在马尔科手上的危险性远远高过一切,“马尔科,看着我,我在这,我没事的,我现在很好。”

克里斯的话对马尔科而言是最好的镇定剂。

他的吐息开始缓和,趋于平稳。

他依然紧紧地握着枪,但对着克里斯挤出一个笑脸:“我知道,没关系,我现在就在这。我今天对你说我爱你了吗,克里斯?好像没有... ...我爱你,克里斯,然后,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TBC.



2018-07-26 评论-10 热度-129 c罗足球同人阿森西奥笑花

评论(10)

热度(129)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