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笑花】论追求队草的套路可行性(19)

cp:阿森西奥(马尔科)xc罗(克里斯)

       【纯情小狼狗x多情交际花】


我又开始疯狂玩梗了。以及。画风各种突变,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54>

“月黑杀人夜。”

“风高放火时。”

两位搭档后腰相视一笑,为彼此之间的默契热烈击掌。

加雷斯心惊胆战地捂住一圈小朋友的耳朵:“你们就不能聊点少儿有益的玩意儿?比如最新一集的小猪佩奇?”

托尼指了指远处的草坪,以塞尔吉奥为首的几位壮汉正赤裸着上身趴在毯子上高谈阔论,样子十分潇洒。尽管只是游乐园的绿化带,尽管太阳已经西下,心中有海的壮汉们还是生生过出了马尔代夫浓情沙滩日光浴的感觉。

“我敢打赌,有塞尔吉奥和马塞洛在的地方,一定是深夜成人档,相比之下,我们的谈话已经十分少儿有益了。”

卢卡表示赞同:“我们只是在探讨一会等天黑了,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最多只能算作午夜推理剧。”

卢卡斯摩拳擦掌:“没错,神秘的勒索事件、躲在暗处的匿名威胁者、没有外人的限定舞台、即将来临的夜晚!完美符合本格推理所需的全部因素。”

也许吧,加雷斯默默地把孩子们抱的更紧。为了实现克里斯和马尔科的浪漫约会,大家以充人头和打掩护的身份加入了这此游乐园一日游。为了方便他们甚至包下了游乐园的夜场,现在太阳缓缓落下,游客们也渐渐离开,随着夜幕降临,只剩下他们一行人的时候,本次出游的真正目的也将暴露出来:为了抓住那个匿名勒索者。

好吧,起码最初,一开始,本来,加雷斯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一次严肃的特别行动。就和好莱坞大片里如出一辙,他甚至不惜强调自己是英国人而非威尔士人为代价和哈梅斯争夺007的称号。

但看样子他那群不知道从哪个幼儿园放出来的队友们早把这件事忘了,甚至干脆把带过来当道具(加雷斯越发肯定这一点)的孩子扔给他们,自己撒脚丫子跑去玩了。

托尼为这位多愁善感的威尔士人又添了一杯下午茶:“别担心,难道你以为我们真的只是开启了看戏模式,而什么都没有准备?”

加雷斯一怔,随即露出愧疚的神色:“抱歉,是我误解你们了。”

卢卡斯万分惋惜:“当然!我们牺牲了玩过山车的机会,玩跳楼机的机会,不惜做幼儿园老师就是为了现在能在幕后把控全局啊。”

我的朋友们原来是这么的高尚啊!加雷斯对自己因为不敢坐过山车才加入他们喝茶三人组的卑鄙行为感到更加的内疚。

“让你见识一下吧。”托尼得意洋洋地掏出一个黑匣子:“我在克里斯的衣服上装了窃听器和跟踪器。”

加雷斯震惊:“你从哪搞来的这些东西?”

卢卡斯怒斥加雷斯:“你对队内第一电子产品大咖有什么误解吗?”

这个马屁拍的托尼十分受用,继续说道:“这都是为了我们能更好地保护克里斯啊。”

卢卡眼里精光一闪,明白托尼为了让他们能够更好看戏的良苦用心,两位好搭档相视一笑,为了彼此之间的默契热烈击掌。

蒙在鼓里的加雷斯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卢卡斯提议:“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先打开听听吧!”

于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和急速的风声从另一边传来。

托尼手疾眼快地关了窃听器。

加雷斯为自己选择不坐过山车而感到机智。

四人悠哉游哉地喝完茶平复好心情,再一次打开了窃听器。

传来了克里斯鬼哭狼嚎的绝艳歌声。

托尼手疾眼快地关了窃听器。

四人感叹马尔科对克里斯真的是真爱后,毫无怨言地奶孩子去了。

 

<55>

日光浴对克里斯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把自己晒得和碳一样的人生目标远远胜过坐什么过山车、海盗船、跳楼机、摩天轮… …
“包括和我过二人世界吗?”于是马尔科如此逼问道。

“当然不,亲爱的,和你一起是最高的享受。”克里斯嘴上说着动人的情话,实际上是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望着塞尔吉奥他们的日光浴小组:“亲爱的,我们两个人也可以去找个地方晒太阳,就我们俩,这也是二人世界的一种,不是吗?”

马尔科不肯退让:“赛季结束我们可以去找一个暖和的地方晒太阳。”

克里斯最后一搏:“可如果不是夏天时候最晒最热的太阳,日光浴就没有意义了。”

马尔科叹了口气,狠下心来,扛起克里斯就往过山车那跑。

 

<56>

在经历了过山车上的放声尖叫和旋转木马上的轻松歌声后,马尔科觉得也许和克里斯找个地方晒晒太阳聊聊人生也不错。

 

<57>

“你们知道吗?卢卡总让我想起我的祖父。”马塞洛很惆怅:“抱歉,我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落泪。”

“你们知道吗?我一开始觉得纳乔很恐怖,因为他沉默寡言,总带着他的收音机。”塞尔吉奥很惆怅:“抱歉,我一想到这个,就害怕的瑟瑟发抖。”

摊在跳楼机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的皇马正副队长如此辩解道。

卢卡和纳乔解开安全带,神色轻松地背下了这个锅。

“跳楼机攻略完成!走吧,我们去玩下一个项目!”卢卡举着地图:“虽然有点远… …不过我们去鬼屋吧。”

塞尔吉奥悲痛地望着夜色已深的游乐场,按住还在激情跳跃的心脏,安抚住异常亢奋的小软毛,拿出父亲的做派,笑得十分慈祥:“卢卡,你忘了吗?我们是带孩子来玩的呀。我们还是去坐旋转木马或者旋转咖啡杯吧。”

卢卡无视塞尔吉奥,弯下身子,掐掐小朋友们的脸蛋:“你们想不想和叔叔一起去别的地方转转?还是和爸爸们玩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哼,幼稚。”

“哼,无聊。”

“哼,低级。”

“走吧,卢卡叔叔,我们想和你一起玩。”

孩子们接连不断的嫌弃声宣告了卢卡叔叔和他们一下午建立的友谊轻松击破了好几年的父子情。塞尔吉奥爸爸强颜欢笑,不得不转身求助好姐妹瓦尼娅,瓦尼娅十分配合,揪着丈夫的耳朵责问道:“你是不是失了智?孩子才多大你带他们去鬼屋… …”

塞尔吉奥冲着卢卡.怕老婆.莫德里奇默默挨训的功夫,一左一右架起两个娃就跳到了木马上。

花臂、胡须、肌肉、哭喊的孩子和梦幻般的彩虹小马相得益彰,在愉快的童谣和炫彩的灯光里一片和谐。

 

<58>

“卢卡,我觉得你和旋转木马十分般配。”有了好姐妹瓦尼娅的支持,塞尔吉奥笑得十分欠扁:“你真是翻了倍的可爱。”

卢卡翻了个白眼,正待发作,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等他走到灯光下,大家才发现原来是满脸惊恐的马尔科。

“你们两个跑哪去了?下午就没看到你们人影了。”

马尔科撑着膝盖,方才的急速狂奔让他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鬼… …鬼屋… …”

塞尔吉奥捂着心口:“你看马尔科吓成什么样了,还好我们刚刚没去。”

“… …不是。”马尔科急切地说道:“克里斯… …克里斯他不见了。”

众人愕然。

 

<59>

如果两人谨慎一点,也许一开始就会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鬼屋门口的一个工作人员也没有这件事情。但当时两人正在兴头上,全当游乐场里只剩下他们二十多人,工作人员半天没事做,开小差去了。

鬼屋是这座游乐场的招牌,是一座建立在游乐场深处的面积巨大的迷宫,里面装横出深林的模样,光线昏暗,一条条小路错综复杂,不同的路径通往不同的世界。高大的橡胶树木和叶子挡住了人的视线,时不时还有烟雾弥漫。耳边满是从远处悠悠传来的野兽叫声,地上偶有的震动让你害怕背后有什么怪物在追赶着你,也许还会遇到红衣的小女孩把你引入深渊… …这座鬼屋旨在不仅要吓你,还要让你被吓着了也困在迷宫里跑不出去。

两人小心翼翼地在迷宫里摸索,提防着随时可能冒出来的吓人玩意儿。马尔科怕和克里斯走散了,一直牵着他的手,克里斯大笑了几句他胆子小,但也没有分开。

不过在两人绕了两圈反而回到原地后,克里斯心里涌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座“森林”实在是太安静了。因为游客走光了的原因,鬼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玩家,安静一点倒也正常。但不正常的是,该有的扮演鬼怪吓唬人的工作人员也不翼而飞,按道理二十多分钟过去了他们应该已经被扮鬼的工作人员追着跑了两三次了。

可现在除了自动播放的怪物嚎叫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

克里斯发现这一点以后就紧紧的牵着马尔科的手,马尔科还没反应过来,虽然有些奇怪,但全以为是克里斯害怕了,安慰了他几句,也没想着多呆在里面探险,开始认真寻找出口。

就这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鬼怪向他们急速冲来。“它”身材高大,散落的头发和夸张的妆容让人无法认清他的脸,只能看见鲜红的“血迹”和惨白的衣服相照应,手里握着的尖刀更是添加了几分惊悚的效果。

马尔科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吓了一大跳,克里斯推了他一把让他快跑,马尔科想也没想背身就跑,跑了两步才缓过神来,想着毕竟只是工作人员没什么好怕的,等他停下脚步,克里斯已经和他跑丢了。

那时候马尔科还很淡定,以为克里斯只是被吓坏了才和他在迷宫里走丢了。迷宫里现在很空旷,他相信克里斯就在附近没跑远,听的到他的声音,但等他扯着嗓子吼了好几声后,他终于慌了。

不仅克里斯没有回应他,也没有任何一个工作人员回应他。

他给克里斯打了好几个电话,但电话另一端始终是忙音,他一个人又在迷宫里转了好久,一边喊着克里斯的名字,一边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但最终他只是在一旁的草丛里找到了克里斯的手机。

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刻意砸得粉碎的手机。

马尔科当即血都凉了。

他一个劲的往前冲,无视那些规划出来的小路,只相信越过那些障碍往前走一定能够从这个该死的迷宫里走出去。

当他终于摸索到出口时,看见的不是站在路灯下等他的克里斯,而是一脸错愕,正打算锁门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告诉他,鬼屋这周维修,不对外开放,下午施工人员走后门就锁上的。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他刚刚从这边路过,看见出口的门没锁,正打算锁门,结果就看见他从里面跑出来。

他又追问马尔科,你怎么进去的。

马尔科僵住了,连舌头也不利索,十月的晚上却比严冬还冷的厉害,他控制不住自己血液滞留,手脚冰凉。他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他说,我也不知道。

他推开茫然的工作人员,就往队友们在的地方跑。

没错,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一定有什么发生了,所以克里斯才会不安,才会反常的推开他,让他快跑。

该死的。

有什么事情,克里斯知道,甚至他的队友们也知道,但是他却什么也不知道。


tbc.

2018-07-21 评论-24 热度-304 c罗足球同人阿森西奥笑花

评论(24)

热度(304)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