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笑花】论追求队草的套路可行性(18)

屏蔽重发,服了,这有啥好屏蔽的??


cp:阿森西奥(马尔科)xc罗(克里斯)

       【纯情小狼狗x多情交际花】


前期提示:马尔科和克里斯的关系被人发现,并被勒索。无论结局,克里斯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一切,而在这之前,他想再见一次马尔科。

而在马尔科的房间里,他见到了马尔科七年之久的心意。


有始有终吧,还是把它写完吧。

=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50>

克里斯正襟危坐,和面前这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大眼瞪小眼。

而马尔科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三人的晚饭。

好吧,冷静点,克里斯,随便说点什么,他只是一个来马尔科家做客的队友,不要显得自己像一个不近人情的大牌。克里斯在心底给自己打气,你一定能做到的。

但是他那塞在紧绷绷的牛仔裤里的小兄弟正持续性地搅乱着他的思维,不给他丝毫展现礼仪的机会。

不过事情得往好的方面想。克里斯自暴自弃地自我安慰道:起码自己有资格可以去Quora上回答“在男朋友家里做(是这个词被屏蔽了吗?)爱时他家长突然回来是什么体验”这个问题了。

克里斯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去了男朋友的家里,一起躺在他那张两米长的单人床上,然后他看了男朋友收藏的那些让人陷入回忆的照片,很叫他感动。于是就这么简单,他们情绪上来了,接了个吻,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接着他们干了任何两个血气方刚生理机能正常的大男人会干的事情。

一切都自然而然,符合逻辑。他们本应该酣战到凌晨,然后相拥睡去,迎来周六的美好清晨。而让事情变得如此糟糕的,就是克里斯万万没想到马尔科居然还和他的父亲住在一起。

这是你自找的,克里斯不得不提醒自己,你忘记了马尔科还是个小崽子,当你正在和一个“高中生”谈恋爱时,你就必须警惕随时会破门而入的家长。

于是就在马尔科费了番功夫终于进入他的时候(马尔科家里没有润滑油,这一点让克里斯痛并快乐),他们都清晰地听见门锁开了的声音。

老阿森西奥在“合适”的时候破门而入了。

“操!”

两人就像两块磁铁一样,刚才还在异性相吸,瞬间就同性相斥,跳开来火急火燎地穿穿衣服。马尔科穿的是T恤和沙滩裤,只用了十秒钟的时间就抛弃他,跳下床乖巧地出去迎接他爸了。

而克里斯很讲究地穿了衬衫和牛仔裤。等他一颗一颗扣好扣子后,发现他的CR7子弹裤不翼而飞,而地上摆着的是一条白色的宽松四角内裤。答案一目了然。但克里斯是个体面人,即使情况十万火急,他也不允许自己穿这么老土的老头裤衩。

于是现在,他的小兄弟直面牛仔裤粗糙的布料,两者被迫相互摩擦,难舍难分。

克里斯不自觉地又扭动了一下屁股,现在别说说两句话应付一下马尔科的老爸,连他脸上专门对着镜子训练过的完美微笑就快要绷不住了。

不过事情得往好的方面想,克里斯自暴自弃地自我安慰道:幸亏马尔科的房子不够大,他们还能清楚地听见大门口的动静,而不是当他爸敲响卧室门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挽救。或者他们还不至于像Quora里一些答主那样放浪,直接在客厅里就干柴烈火地搞起来,让他爸一开门就看见他暴露在空气里的小兄弟。

 

“克里斯,来帮我端一下盘子。”

“来了。”克里斯及时回应了这个从厨房里传出来的救人于尴尬之中的声音。

但还没等他站起来,就被一双宽厚的大手按了下去。

马尔科的父亲冲厨房吼道:“你这个臭小子,人家是贵客,你身位主人不好好接待还好意思让他干活?”说罢转头对克里斯笑了下:“阿维罗先生,让我来吧。”

克里斯讪讪地坐下去:“您是长辈,怎么能和我用敬语,叫我克里斯就好了。”

老阿森西奥连忙摆手:“这怎么好意思。”

克里斯望着老阿森西奥离去的背影,有些惆怅。他方才还在纠结要不要跟着马尔科喊这个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男人叔叔。现在看来他是把自己当成同辈人了。如果让他知道正是这位“阿维罗先生”睡了他的儿子,他会作何感想呢?

不过现在他终于能独自坐在餐厅里,有机会调整一下自己小兄弟了。

 

<51>

终于克里斯找了个空当,凶神恶煞地威胁马尔科道:“还我的内裤。”

马尔科十分坦然:“收藏了。”

然后把这个破坏分子赶出厨房。


<52>

端上来的菜是布拉斯式鳕鱼,克里斯有些发愣。

马尔科摘下围裙,搓了搓手:“我听说你最爱吃这个,所以做了这道菜… …我也是第一次做,按着菜谱来的,也许不太好吃。”

克里斯捻起一块放在嘴里,马尔科紧张地看着克里斯喉咙一动,咽了下去,自己也跟着咽了口口水。

克里斯被马尔科逗笑了:“很好吃。”

“真的?”

克里斯又捻了一大块咽进肚子里,用实际行动加以证明。

马尔科松了口气,嘻嘻哈哈地坐在克里斯的旁边,凑在克里斯耳朵边上嘟囔一句:“我说过,你用不着往你家里塞这么多人,你想吃什么我都能做给你吃,还不要钱… …”

老阿森西奥猛地一敲马尔科的碗,吓得窃窃私语的二人一个激灵。“好好吃饭,像什么样子。”

马尔科焉下来,乖乖地捧着碗吃饭。但还是时不时的给克里斯使眼色,嘴都要笑裂开了。

于是老阿森西奥又对自己这个没大没小的儿子很是生气,连着责备了好几句。马尔科都笑呵呵地糊弄过去,然后兴高采烈地讲着今天在球队里发生的事情,讲明天新一轮的比赛。

克里斯认真地听着,也渐渐沉默下来。

他已经三十一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长大了,也学会接受了很多事情。

但今天看到阿森西奥父子俩,才又觉得有些角色是无可替代的。

即使后来他遇见了弗格森爵士和门德斯这两位堪称他父亲的人,即使是他有了小克里斯后自己成为了父亲,迪尼斯.阿维罗这个男人,这个被称作他父亲的男人,永远夺取去了他心脏的一块位置。

他还有母亲,还有哥哥和两个姐姐。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受一大家子人的宠爱,他知道他们都是自己的后盾,他永远不会感到孤立无助。

但克里斯也知道他们爱的是自己,所以才会顺便爱热爱足球的克里斯。

儿时的记忆里只有他的父亲会鼓励他去踢球,他至今记得蓄着浓重胡须穿着工装裤的父亲出现在每一场比赛场边的影子。而每天像今天这个时候,一家人会围着餐桌吃晚饭。爸爸都会尝试说服其他人去看自己的比赛。

他会说:“克里斯又进了一个球。”

而母亲和姐姐会说:“哦,很棒。”

但克里斯知道 ,她们并没有真正感到兴奋。

然后下一次回家的时候,爸爸会说:“克里斯进了两个球。”

母亲和姐姐们仍然没有兴奋的感觉,只是说:“真的很棒,克里斯。”

再下一次,爸爸会说:“克里斯今天进了三个!你们必须去看他的比赛。”

然而每当克里斯比赛前望向场边的时候,还是只能看见父亲独自一人站在那儿。

于是克里斯只能站在爸爸的背后,一言不发。然后等回到球场上,不断地进球再进球。

在克里斯的印象里她们只来过一次,她们紧紧地挨在一起,既不鼓掌也不欢呼,只是朝小小的克里斯挥挥手。但这一切都已经足够让克里斯满足了。

之后他去了里斯本,去了曼切斯特,去了马德里。他离开了自己的家,最终离开了自己的父亲。永远的。

直到现在,他的姐姐们还是不会来看他的比赛。母亲偶尔会来,但也只是为了照顾小克里斯。她们终于对足球有些关注。但他也始终无法像当年和爸爸一起时那样,像现在马尔科和他爸爸一样,和她们讨论今天的比赛他如何进了一个好球。

而永远也不会再有人来严厉的责骂他了。

他的家人对他永远是无条件的宠爱,即使他向家人坦诚自己是双性恋,即使男女关系纠缠不清甚至带回一个私生子,他们也不会说他做错了。毕竟一大家子人都靠他养活,就连哥哥也得靠自己给他安排工作。如果老阿森西奥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他会骂马尔科吗?他会指着马尔科的鼻子说这一切都是错的吗?他会下令让他们分开吗?

克里斯只能想象如果爸爸还在会是什么样子,但事实上他不知道。

 

“克里斯?”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熟悉的手擦过他的眼角:“你怎么了吗?”

克里斯茫然地望着马尔科,直到对上那双关切的眼睛,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抱歉… …”克里斯抹着泪水,窘迫地笑了:“… …抱歉,我不知道怎么的… …对不起……”

“你没有必要道歉。”老阿森西奥笑得很慈祥,和所有的父亲一样:“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克里斯仰着头,把眼泪憋回去,接着露出了训练过的标准微笑:“没事,是我失态了。打扰到你们,真的很抱歉。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吃吧。”他又夹了一块鳕鱼放在嘴里,给了马尔科一个安抚地表情:“你的厨艺就和我二姐一样好,每次踢球累了回去,她总会给我做这道菜。”

“克里斯… …”马尔科还是担忧地望着他,但多了几分自责的神色,好像一切都得怪那盘鳕鱼一样。

老阿森西奥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克里斯的身边,他说:“如果我冒犯了你,我很抱歉,但是… …我的孩子,我虽然不知道你在为什么而苦恼,但此时此刻,你可以不用这么坚强。”

我的孩子。

克里斯的泪水终于奔涌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

老阿森西奥揽过克里斯,靠在自己宽厚的肩膀上。克里斯的鼻尖充斥着旧衣服反复漂洗后,带着淡薄的洗衣液香精的味道。

那是父亲的肩膀。

 

<53>

马尔科给克里斯系好安全带。克里斯病恹恹地躺在副驾驶座上,踌躇地开口道:“对不起。”

马尔科发动车子,既然爸爸回来了,他也不好让克里斯留宿:“该说抱歉的是我。我忘了爸爸还要回家。我们家人很少,打妈妈去世后,父亲为了照顾我们,怕我们被后妈欺负,一直不敢再找。就只剩下三口人相互扶持。直到我来马德里之前,哥哥都还和我们住在一起,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哥哥也是大人了,他在巴塞罗那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的家庭…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实在不能让他一个人… …”

克里斯握住马尔科的手:“我懂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凝视着马尔科,脸依旧红扑扑的:“我是为了今天的失态… …”

马尔科打断克里斯:“我们根本没有在意这件事。就像爸爸说的那样,你不用道歉。”

克里斯摇摇头,坐了回去。

过了好半会,车子驶上柏油马路,他才说到:“我妈妈也是这样,为了三个孩子不敢再找。”

马尔科仿若和克里斯心有灵犀,结果他的话问道:“克里斯的母亲… …是什么样的呢?”

“她呀。”克里斯笑了:“她很温柔,胆子也很小,每次我有重要的比赛,她都不敢看,只敢蹲在教堂里一个劲的求上帝保佑。她最常说的,就是责备我踢球害她心脏病都多发作几次。但是… …她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她费力做工养活了三个孩子,后面父亲去世了,她也没有倒下来过。”

“和我妈妈很像呢。我妈妈也是一个温柔但是坚强的女人。但她很爱看我的比赛,小的时候每天都是她开着一辆黄色的甲壳虫送我和哥哥去球场。然后她就会坐在场边看我们,给我们加油。她很爱足球,甚至给我取了马尔科这个名字。她很坚强的和癌症抗争了一年,虽然她还是离开了我们,但我知道她并没有输。她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人。”

克里斯看着窗外霓虹灯划过夜晚的街道,五彩的灯光像海草一般摇曳在晚风中。车厢里满是马尔科的气息,这些气息仿若融入在了克里斯的血液之中,他的灵魂之间。他能够感觉到马尔科正在和他越来越近,并不止于肉体,而是真正的来到他的身边。

他向神明起誓,他将不惜以其代价保护身边这个人。

“你们很快会认识的。”克里斯的目光依旧跟随着摇曳的灯光:“你会认识我的所有家人,我的母亲,我的两个姐姐,我的哥哥,还有我的儿子。”

马尔科还没能洞察到身边人的决心,高兴地笑到:“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TBC.

在我眼里克里斯是很能逞强的人。

在家里他是一家的支柱,在国家队他也是一队的支柱。

所以他绝不能服软,绝不能服输。

他爱哭,但哭完后,还是自己擦干眼泪往前走了。

也不知道怎么说,希望他也能遇到能让他放下戒备服软的人吧。


2018-07-18 评论-25 热度-143 c罗足球同人阿森西奥笑花

评论(25)

热度(143)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