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猴宽】味道

cp:加雷斯.贝尔 X 托尼.克罗斯

杀手AU (勉强算是黑街的衍生吧

短篇一发完


还债。

本来想写完笑花那篇再写点梗的,但没想到最近涨粉这么快,emmm,再不写就越欠越多了(。干脆两个交替来吧。 

总之是两位点的猴宽了,没有什么实质内容,也是自顾自的写了AU,尽管如此,还是希望两位食用愉快ww

@K君与16:9  @等待兔子的渔夫。 

===

<01>

克罗斯笑着和大家告了别,末了还被谁捧着脑袋瓜子亲了口。他擦了擦脑门上的口水,也不恼,慢悠悠地锁了门,最后一个离开。他信步走到电梯口,按了开关,电梯从底楼上来了,克罗斯盯着红色的数字想了想,背着手逛到了消防通道。

消防通道的门又厚又重,他不得不用胳膊肘把它推开,门刚开一条缝,克罗斯就被人扯着按到了墙上。

克罗斯皱着眉头:“脏。”

那人也懒得搭理他的抱怨,俯下身子就开始亲他。

克罗斯的嘴唇是薄薄的两片,这人也是,所以说是亲实在有些费力,不如说是在啃,牙齿和舌头相互撞着,连克罗斯的嘴角都被他叼红了。

克罗斯眯着眼等了会,见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抬手把他推开了。又拍了拍后背的灰,舔着嘴角问:“你又在发什么疯。”

舌尖划过那红红的一片,有点刺痛。

“我来接你回去。“那人说完就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克罗斯抬头看了眼,笑了:“贝尔,你吃醋了。”

贝尔有些吃味,挤上来说:“私下里叫我加雷斯。”

克罗斯眨眨眼:“没人说现在是私下——“

他出其不意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还带着克罗斯的体温的金属管靠在贝尔的腰间,他的头靠在贝尔的肩上:“我开枪了。“

枪管的温度瞬间飙升,贝尔被烫得一个激灵,怒目瞪着还一脸笑嘻嘻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毫无愧意:“谁让你咬我的。“

“少得意了。”贝尔顺着刚刚子弹飞过的轨道,警惕地寻找着它的踪迹。

克罗斯挽过贝尔的胳膊:“别找了,死透了。加雷斯,我们走吧。“

他比贝尔矮了点,体型也小了一圈。他的头发是金灿灿的,眼睛也很蓝,却全然不是画报里金发碧眼甜心的摸样——好吧,如果你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黑街最有名气的杀手之一,也许你会这么认为的。

贝尔低头在克罗斯的金发上吻了一下,随即皱起了眉头:“谁的味道?“

“啊。”克罗斯一拍脑门,看来是没搽干净,或者得怪贝尔的鼻子太灵了。他继续挽着贝尔往下走:“忘了。”

“又是那群西班牙人?”

“哎呀,你怎么说话这么生分。”克罗斯松开贝尔,轻巧地从阶梯上跳下去:“你来这快五年了,却连几句西班牙语都不会说。也不和他们一起玩,就缠着卢卡和克里斯——”

“——还缠着你。”贝尔把话接过来:“你嫌烦了?”

克罗斯已经拐过弯,走下一节台阶了:“卢卡有他新来的克罗地亚小兄弟,克里斯忙着到处交际——”

“——连你也沉迷和西班牙帮混在一起。他们都活泼大方,什么时候都热热闹闹的,相比之下我就像伦敦一年四季的雨天。”贝尔又把话接过来,这次用了肯定句:“你嫌我烦了。”

克罗斯跑的飞快,像小孩子一样跳着往下走,不一会就只剩下他的回声在楼道里荡着,他用英语,德语,还有西班牙语挨个回了遍:“对。”

 

<02>

“你和加雷斯吵架了?”

克罗斯数着手头的钞票,敷衍地应了声。

莫德里奇叹了口气:“你怎么搞得?连加雷斯这种好脾气的人你都能惹他生气。”

“我没有。是他自己胡思乱想,把自个惹生气了。”克罗斯把钞票小心地装回信封:“下次直接银行转给我吧,总带这么多钞票,怪麻烦的。”

“你怕是不知道这些是黑心钱,想被警察找上门。新单子。”莫德里奇甩给克罗斯一个新的,更大的牛皮纸信封:“我本来想叫你和加雷斯合作的,但你们吵架了,那你自个去吧。”

“用不着,我一个人做也可以,这周交单。”克罗斯把袋子收起来,懒得多看一眼,“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和他吵架。他,自己,把,自己,弄生气的。难到他们威尔士人都这样?敏感的像一只兔子,怪不得这么多年没出几个像样的杀手。”

莫德里奇怔了怔,连忙说道:“你可别人其他威尔士人听到了。”

“听到了又怎样?”

“你这人真怪。”莫德里奇咂舌:“性子不算坏,嘴巴说话可难听的很。你尽管笑别人,也不怕改天你遭殃了,别人都来笑话你。”

“他们笑话就是了。我又不怕。”克罗斯催了服务员买单:“我还要回家看球赛,先走一步。这杯算我请你的。回头见。”

 

<03>

克罗斯靠在天台上啃着鸡肉卷,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屏幕,洛维茨基投出了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压秒绝杀了对手。

“天啊。”克罗斯简直要热泪盈眶了,尽管天台上只有他和另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他还是仍不住向这个几乎快要晕厥过去的可怜虫倾述他的激动:“洛维茨基已经40岁了!但他还是这么的优秀,站在球场上率领球队拿到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上帝,我永远爱他。”

可怜虫吞咽着看着他,克罗斯对男人的乞求熟视无睹,收好捂热乎的手机,捡起了放在地上的冰凉的手枪,拉开了保险,枪口抵在男人的脑门上:“在人生的最后几秒,能够见证一场伟大的胜利,死不足惜了。Adios,amigo.”

枪声响气,惊飞了天台上休憩的一群灰鸽。

克罗斯困惑地看了看枪管,除了沾上了血迹,其他一如往常,包括消音器也一如既往的装好了的。

当然不是我刚才那一下。

那还有谁附近?克罗斯转着手枪,敢在城市里开枪而不装消音器的人,是自认为自己身手够好,还是真把马德里的警察当成草包?

克罗斯向来是不爱惹这些麻烦的,他该做的就是拍拍屁股溜之大吉,没必要为了一些死鱼惹一身骚。

但他把手枪又转了两圈,手上感受到的重量告诉他里面的子弹还很充沛。

他刚刚看完了一场伟大的比赛,激动的想要大喊大叫。相比之下杀人只能算是常规工作,他有些迫切地需要寻求一些刺激,好缓解一下他的心情。

于是克罗斯转着手枪,找着枪声的地方去了。

 

<04>

克罗斯有些失望,没想到自己会碰见贝尔。还是一身狼狈,苟延残喘趴在地上的贝尔。

克罗斯躲在暗处,玩味地玩着看来今晚没机会再用的手枪。

自从上一次他们两个吵过架之后(当然,克罗斯认为这只是贝尔单方面的小脾气而已,)他们已经有四五天没说过话了。莫德里奇说把单子给他做,他还以为贝尔这几天没事做又跑去打高尔夫了,他手头任务忙,也懒得去哄他。没想到在这碰上了。

克罗斯算是明白了,晓得是莫德里奇一人给他们扔了一个单子,按往常要两人一起做的,现在算是做了双倍,那家伙看着老老实实的,其实压榨起他们来也毫不手软。

克罗斯耐心地数着贝尔的呼吸,看来他虽然受了伤,但也还不至于死。也不急着上去搭救,恶趣味的说,其实他蛮喜欢贝尔残血的状态。

那句话怎么说的?很诱人。

当初他就是把几乎半残的贝尔捡回家,看他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没一块好皮,脸也肿胀着,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就这副鬼模样,克罗斯还是迷迷糊糊的和还瘸着一条腿的伤号上了床,于是伤口又裂开了,贝尔借着这个借口又在克罗斯的家里赖了一个月。

养了一个月的病,上了一个月的床,克罗斯实在有些受不了这么腻歪,把贝尔丢了出去,但没丢太远,下午他又买了外卖回来了,克罗斯嚼着味道恰好的鸡肉卷,觉得这人也不差,于是两人就算成了。

日子一算,居然快四年了。

克罗斯胡思乱想了一通,看贝尔还在原地趴着,四下又没什么动静,终于走过去用脚尖轻轻踹了一下:“死了?”

“没有。”

“那人呢?”

“应该死了。”

“你怎么没带消音器?”

“故意的。”贝尔勾着嘴角笑了笑:“我赌你在附近,会来救我。”

“你不怕来的是警察?”

“那也不差。”贝尔把手搭在克罗斯肩上,克罗斯把他扶了起来:”起码他们得先把我送进医院,再送进监狱,你会来劫我的。“

克罗斯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觉得我嫌弃你?“

“你敢。”贝尔掐着克罗斯的下巴,吮吸着克罗斯两片薄薄的嘴唇。

血液地铁锈味充斥着克罗斯的口腔,但他并不讨厌。他从来没有讨厌过和加雷斯.贝尔接吻这件事,无论是清晨起床牙膏的薄荷味,还是夜间血液的铁锈味,他都没有讨厌过。

克罗斯任由贝尔压在他身上,两人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

最终两人分开,克罗斯听见贝尔喘着粗气,欢快地笑了:“不知道再亲下去,是警察先过来,还是你先倒下。“

贝尔确实没有力气了,嘀咕了两句,重新趴在了克罗斯的背上。

克罗斯比贝尔矮一点,体型小了一圈,但背着他也不吃力,轻快地在石板路上穿梭着。

贝尔吻着克罗斯的金发:“有火药味。“

克罗斯无语地笑了:“你别告诉我你连死人的醋也要吃。“

贝尔埋着头不说话,专心啃克罗斯的脖子。

克罗斯被他弄得痒痒,又不能把伤号怎么样,只能连连叹气:“行行行,我怎么敢嫌弃你。是我先招惹你的,好了吧,怎么可能不管你。“

贝尔满意的点点头:“我们去哪?“

“回家。“克罗斯顿了顿:”洗干净上床。“


END.

2018-06-29 评论-8 热度-88 足球同人克罗斯贝尔猴宽黑街j

评论(8)

热度(88)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