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黑街(09/完结)

别问我为啥这样的单章剧情还能有完结,不过想想下次和大家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所以... ...

没有能写到第十章真的很遗憾。

嗯,这一章大概是乡村魔幻风吧。

请勿带入。

=========================================================

<46>

邋遢回家了。

没想到隔了两年,他还是回到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这里,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回来,他不过是水波逐流的鱼,重新游回了这里。

他最后一个下车,拖着一口轻质的行李箱,里面只有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件白衬衫,白的和这城市一个摸样。

脚终于踏在了地上,他下意识的抓紧了脚趾,感受到地上的热气。

这里的空气和意大利的很不一样,意大利的空气像是旧的,被无数人共同分享过,也带着无数熟悉的味道,而这里却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空气转换器,在没有一棵树的街道上空日夜不停的工作着,呼进去的每一口空气都是崭新的,又冷冰冰的。

他有些不习惯。

一辆纯白的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他上车了。

司机弯着眼睛对他笑,他的眼睛啊,脸蛋啊还有他的胳膊和腿,都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于是他也笑了。

无论如何他回家了。

回家总会有好事情发生。

 

 

<47>

伊狗在前面带路,邋遢在后面跟着。

走廊长的吓人,入眼的也全是晃眼的白。邋遢在还没有伊狗的时候就走过这条路,现在却要他来带他走一遍了。

迎面走来一个人。

他看着真年轻,邋遢想。新鲜的面孔,或许才二十出头,但绝计没有他大。

这里换人的速度太快了,他都有些陌生了。

来人说,你可以叫我阿笑。

他说,水爷找你。

邋遢点了点头,在心里边念着那个“爷”字,他记得两年前他们还叫他阿水的。

“一开走了。”

“这样啊。”邋遢点点头,他一下子明白了。

 

<48>

邋遢想起他们还叫他阿水的时候,他还很年轻,而他自己呢,更小,还是个孩子。

那时候阿水还留着一头长长的金发,发根又是偏黑的棕色。他记得他的脾气差的要命,经常把一开气的半死。

但这几年他还是脾气暴躁,毛手毛脚,可是里边却不一般了,变化大得去了。

对外面该狠的狠,却也不染什么私仇,对里面亲亲和和,一条心。上面护着他,爱他的不得了,下面也尊敬他,给他好脸看。

一来二去,一开走后他上来,便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慢慢的名字后面就出现了一个爷字,才三十岁的年纪,笑起来还像二十岁那般毫无城府,却没有人再喊他阿水了。

 

 

<49>

邋遢问伊狗,票哥还在这条路上吗。

伊狗说当然,而且还混的风生水起,他补充道,这里还是他最好,没人比的过他。

邋遢短促的惊叫一声,随即便笑了起来。

“我记得他先前,特别喜欢哭,看着比谁都小。”

“他现在也是。”伊狗说,“不过他现在也算是大哥了,可不能再外人面前哭,但我知道他私底下,还是特别爱哭的。”

 

<50>

大傻请他去喝一杯。

他听见电话里有人叫他小怪兽。

于是他知道这几年大傻混的不错。

他还这么年轻,总会坐上阿水的位置,可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机会。

大傻给他倒了半杯酒,说:“欢迎回家。”

游子都知道回家的可贵。

他想起他要回来的那天,注定要离开的豆腐哥给他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欢迎他回家。

不知怎的,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仿佛当时他的言语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耳畔。

他举着酒杯,他本想说,敬离家的豆腐哥。

最后却说,来,敬游子归家。

干杯。

 

 

<51>

邋遢想到豆腐哥,其实以前的他并不喜欢他。

在他的印象里,他过于偏激,身上甚至还染上了一些官僚的气息,本来他们这些人,只要听从命令就好,他却总想着分外的事,总觉得自己其实是在为了上面好,并且洋洋得意。

他最喜欢把上面的那天挂在嘴里,整天马德里主义万岁,其实让人听了恶心。

邋遢是个向往自由的人。

然而现在他要走了,才想起他的好,竟然有些难过。

他记得他是很照顾他们的,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
于是他真的多多少少觉得有些难过,到了最后也不知道是在为了谁难过了。

无论你怎么表达忠心,这就是他们没有每一个人的下场,谁也逃不过。

在这条街呆了十年之久的,如今也只是剩下三个人了。

他问蓬蓬头,你怎么做到的。

他挠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调皮的说:“还能怎么做?每一天都抱着希望努力活下去吧。”

只要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怎么都可以坚持下去。

他说这话时,武僧在一旁看着,侧着头,微笑着,就连眼角的狠色,这时候看上去都是这样的温柔。

 

<52>

猴子前些年被人叫猴子,是因为他瘦弱,看着就像个猴子一样。

但这几年大家也都知道他也是说话有分量的人了,只敢在背地里这么偷偷叫他。

不过就算当面叫他,他也不气恼,他的脾气比起他的身份,总是有些太好。

他拉着邋遢,对他说,“你看他们现在尊重我,你知道当初他们怎么骂我的吗?”

邋遢说,“不知道。”

猴子给他看自己身上的伤痕,一条接着一条。

“他们骂我,比这伤口还深,还痛。”

邋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你要知道在这里,没有人不被骂。谁也被骂过,之前是我,现在是哈妹,我挺过来了,不知道他能不能,但你要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轮到你。”

这一句话,邋遢听懂了。

阿宽在旁边点点头,魔笛指着自己和阿宽说,或者像我们,低调点。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很狡猾。

邋遢不了解阿宽,但他知道魔笛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疯子,安安静静的疯子。

他看了旁边坐着的阿宽,他大概也一样。

于是他说,嗯,我懂了。 



<53>

伊狗问他,回家的感觉如何。

他说,感觉回到了家。

生他养他的这条街,他的街,白色的大理石从地上一路铺到墙上,随处可见的全是纯银的装饰,或者上了铂金的顶,除了白色看不见其他颜色,夸张的有些可笑。街道上热闹非凡,却也一尘不染。

这里荒谬的不像现实,却永远繁荣美丽,生生不息。

只有他们这些提着刀子,舔着伤口,把头浸到那汩汩的血水中的人,睁着他们染得猩红的眼睛,才会觉得这条街黑的透亮,一眼望不到底。

可只有他们这些人才觉得在这样的黑暗中,像是回到了家。

这里是白金城。

这里是黑街。

只有这里才是他的家。




END


2016-09-10 评论-6 热度-55 黑街j

评论(6)

热度(55)

  1. hyukoh四度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以邋遢的视角做结尾真的好有感觉啊愿大家都好……虽然一个个都不在了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