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贱虫】蛛毒

删文重发的第三遍

真是强迫症逼死自己系列
短篇一发完。



=================================

<01>

韦德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弯下身子,往床底下瞧了一眼,就看到暗里有一只蜘蛛。

披着亮眼的红色的甲壳,又大又光滑,明明在床底,却连一点灰尘也没有。

艳丽的红色提醒着Wade,即使他叫不出它的名字,也该知道,它有毒。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时刻。

韦德以前起床从不会做这样一个多余的动作,但他今天做了,于是就看见了它。

韦德甚至想,或许它早就藏在他的床下,只是他今天才发现。

也或许这不过是它来的第一天。

韦德很相信缘分。

他觉得这一切大概是一种不知名的巧合。

于是他保持着那个让人难受的姿势,倒着身子冲这位不速之客打了个招呼。

很好。

现在终于又能有个说话的伙伴了。



<02>

很多人都认为蜘蛛很恶心,尤其是大蜘蛛。

但韦德觉得还好,毕竟还有很多人觉得他也很恶心。

也会觉得他每天都絮絮叨叨,神经兮兮的。

一开始Wade会在出任务的时候纠结该把它怎么办,后来才发现其实不管它它也不会溜走。

于是在度过了开始那段心惊胆战的日子后,Wade也开始习惯了每天回家都可以见到它的日子。

他也习惯了这只蜘蛛的特殊的地方。

比如它会喝牛奶,却不会结网捕捉其他昆虫。这让Wade觉得很稀奇。

第一次发现这个事的时候,wade高兴的抓着它,从窗户外面冲出去,在每栋大楼的天台上跳跃着,狂奔着。

他放声尖叫,在他路过之处,不时有停在马路上的汽车鸣笛警报,也有含着睡意的声音在怒骂。

“wow我的小蜘蛛,你看,我们俩个都是怪胎诶。”

蜘蛛不会说话,但用它的脚在他的手背上点了点。

他继续笑着,跑着,他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直到当晨曦逼走了依依不舍的月光时他才停下。

他站着街道上,对着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店铺的反光照着镜子。

他的身影都是金色的,他把头套抹到鼻子,露出了嘴巴。

确定自己确实是在笑以后,心里终于踏实了。



<03>

那天以后他的蜘蛛咬了他。

看上去它并不喜欢这样的行为。

这是wade在剧痛中最后的想法。

他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比断了三根肋骨还痛。

比肺部中枪还痛。

比手被整齐的切下来还痛。

比太阳穴爆炸还痛。

在一片漆黑中,他一度认为自己终于可以死了。



他记得琴死的时候他去看过金刚狼。

那一次他们俩难得的没有打架,连架也没有吵。

金刚狼坐在琴的墓前,他坐在金刚狼的身边。

辐射眼葬在琴的身边。

后来他终于说话了,他说,你看,我真嫉妒这小子,最后还是让他和琴在一起了。

他说,你看,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在这热闹的世界里当一个旁观者。

他说,你看,没有人让我爱了,有没有人让我狠了。

他说,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而我知道这样的感觉我哪怕再活上一百年也不会有了。

他说,亲手杀死你爱的人的感受,你明白吗?

他说,有的时候求死都求不了,你明白吗?

而韦德说,我明白。

那是他难得的一天只说了那唯一的一句话。

韦德说,其实死亡不可怕,只是有点寂寞。

后来他抱了抱他。

就像朋友那样。

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觉得恶心。



他真的是一个很怕寂寞的人。

所以他才会不停的说话,不停的说话。

他甚至很害怕安静。

但在那一刻他却想。

他终于可以死了吗?



然后他看到了一点光亮。

他一开始以为是死亡女神。

后来发现不是他。

是彼得。



他的小蜘蛛。

眨着眼睛,对着他笑。

笑的很可爱。

让地狱都变成了天堂。



<04>

然后他在剧痛中,对这种痛感上了瘾。

他还是不会死。

醒来以后还是能看见脏的掉漆的屋顶。

发臭的床单。

没来得及倒掉的食品残渣。

还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和那只趴在他面前,毫无感情的,呆滞的,有剧毒的蜘蛛。



他会起来随便收拾一下床,把昨晚的垃圾提出去丢掉。

穿好制服,带着满膛的枪出门。

然后提着绿花花的票子和晚饭回来。



他唱歌,跳舞。

然后问他的小蜘蛛,你想看篝火晚会吗?

他会烧掉那一叠叠绿色的票子,在火焰中间起舞。

而蜘蛛,会在不远的地方,挥一下他的触脚。

这时候的它没那么呆滞,总算有点伙伴的样子。

但钱不够。

火总是很快的熄灭了。



于是他更发狠的出去找钱,不停的接受任务,而且只接受现金。

于是人们说,死侍疯了,钻进钱眼里了。

他笑了,他说他只是想跳一支舞而已。

于是有人说,你这样,蜘蛛侠会伤心的。

他咆哮,他说,他妈的,别和我提这个名字。



有一次,他伤的特别重,只能勉强回到他的安全屋。

他开门,倒在地上。

又对上了那只蜘蛛。

他想笑着冲它打个招呼。

它却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于是他又陷入了剧痛。

在这样的痛楚下,刀伤也好,枪伤也罢,全都不足一提。

他就像沉入了深海。

全身的骨头都被海水压得粉碎,连气也喘不上来,眼前一片漆黑。

但他却笑了。

因为他在海底又一次见到了他的小蜘蛛。



在这里,他可以拥抱他。

吻他眼角的泪痣。

舔他光洁的皮肤。

做他以前所有不敢做的事情。



而这样的触摸,是如此的真实。



<05>

他和那只蜘蛛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一起看电视,一起吐槽。

他觉得很快乐。

因为他一点也不寂寞。



他还会故意惹恼它,然后被它狠狠的咬一口。



他以为自己会像那些毒瘾患者一样,深陷其中。

在剧痛中入睡。在高潮中醒来。

还有满足后无尽的空虚,都和那些毒瘾患者一模一样。

但那只蜘蛛,那只又大又光滑,浑身都在宣告着自己有毒的蜘蛛,却突然的死了。



一点预兆也没有。



他以为自己会发疯,就像上一次那样。

搅得世界天翻地覆。

但他什么也没做。

他这一次他记得这是谁的城市,谁爱着的城市。



于是他坐在那只蜘蛛的面前。

发了好几天的呆。

就像两具尸体一样。

只是有一具正在腐烂。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其实这不过是一只普通的,有剧毒的蜘蛛而已。

他产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濒死的幻觉。

一条有毒的河豚可以做到。

一条斑斓的毒蛇可以做到。

甚至只是小小的,柔软的蘑菇,也可以做到。

但他却站起来,跳起了舞。

他点了一把火,在火焰里跳起了舞。

慢慢的,整个屋子都燃烧了起来,而他也越跳越入迷。

木材燃烧的劈啪声是他的伴奏。

浓浓的烟雾是他的舞台特效。



物质的燃烧。

一场普普通通的氧化反应。



一切都会化为灰烬。

包括他天真的认为如果不打扫,就会一直存在的那个人的痕迹。



而他说,小蜘蛛,要一起跳舞吗?



<06>

他永远不死不老。

永生的看着别人的热闹。

其实不死也没有什么不好。

只是有一点寂寞。





END

以前韦德求死,是为了能看到死亡。

或许以后,就是为了能在幻觉中看到彼得吧。



一口气写完的,挺矫情的,但也就这样了。



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OTZ

求动力OWO



2016-08-04 评论-36 热度-113 贱虫spideypool

评论(36)

热度(113)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