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授权翻译/麻花】The Morning After(03)

良心安利,这真的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一篇麻花。

如果你看完了觉得不是,那么一定是我的错。

因为原文每章太长+精力有限(其实就是懒)+作者更新速度太慢(其实都是借口),于是擅自按照原文的内容拆分了一下,但拆分后的每章还是至少有五千字的。这一章应该是原文第二章末尾+第三章开头三分之一,第三章后面部分在讲票哥的往事,打算留作第四章。

请不要打我OTZ

另外这一章真的差点把我看哭了,有一段写的太好了,所以原文也一并贴上来了。大家顺便可以谴责一下我的水平之差(。

=========================================================

chapter(01)

chapter(02)

=========================================================

Karim’s house

 

一小时后,karim带着melia回家了,他知道她下午需要小小的睡一下,她会直到下午饭前才醒过来,而且他也有些需要她醒过来,看上去他有多不想整个时间都和cris单独呆在一起。

他需要他安全的巢。

Melia从三点睡到四点半,与此同时,kraim又洗了一个澡,喷了点古龙水,又对着镜子照了很长时间,他觉得下午过得可真慢。但他不禁惊讶的意识到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到cris了。

他突然需要清新一下他周遭的空气。

当他切为了烤宽面准备的蔬菜的时,他听见melia从婴儿床上发出了呢喃声,于是他离开了厨房,去叫他的女儿起床。

“睡的怎么样?公主。”他用西班牙语问道,从床上抱起她,她的脸蛋睡得红彤彤暖洋洋的,她对着他笑了。

“Bien(西语:好)”她一边说着一边啄了一下他的脸颊,用她的小胳膊抱着他的脖子。

“猜猜谁会来吃晚餐?”karim问道。

他故意等到现在才告诉她某人会过来吃晚餐,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他在小睡之前就告诉她她就会兴奋的不再想睡觉了。

她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小胳膊在空中挥舞着,呢喃的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

“猜猜。”karim建议着一边把她放在桌子上给她换衣服。

他给她穿上她最喜欢的粉红色的小裙子,再给她的小脚上穿上粉亮的鞋子。

“marcelo叔叔?”malia猜到,但karim摇了摇头。

“不是,再猜猜。”

“我不知道!告诉我!”melia叫到,双手滑稽的纠缠着她自己的头发。

她在爱演戏这方面确实继承了她妈妈的天赋。

 

“好吧,cris叔叔会过来吃饭。事实上他应该快到了。”karim说道,一边看着melia身后挂在墙上的钟,上面显示已经快五点了。

Cris从来不会迟到,他肯定已经快到了。

 

“YAY!“门铃响了,karim刚下去,Melia就尖叫着从楼梯上跑下去,耳尖都因为激动而泛红了。

他快速的从走廊的镜子里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这时忘记用什么东西挡住吻痕了,但他想cris不会在意这些的。

当karim这么想的时候,他还是希望他已经把它们都盖住了,因为他不想给cris一个错误的信号。

他把melia抱在怀里,打开了门,当他看见cris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的下巴都快掉了。

Cris看上去简单却又惊人的美好。

就像刚刚从电影海报里走出来一样。

他依旧穿着简单的黑色牛仔裤,系鞋带的纯黑的鞋,墨蓝色的T恤包裹着他有力的躯干。

他的头发像往常一样竖起来,戴着他的钻石耳钉。

可能是因为他知道karim有多喜欢这些。

 

Karim突然觉得自己的穿着是多么的不当。简单的一条牛仔裤和他的一件绿色T恤。

他配得上他吗?

 

Cris比他完美太多太多了。

 

“Hola mi princesa!como estas?(西语:你好我的公主,你好吗?)”他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bien,gracias(西语:很好,谢谢。)”melia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笑。

Cris向她咋了眨眼,然后走向karim打招呼,karim真的很担心cris会怎么对他说你好。

他会抱他吗?又或是在他的脸颊上亲一下?

或者只是简单的用拳头撞他一下,就像他们平时做的那样。

他没有考虑太久cris就靠的更近了,他的胳膊搂在karim的肩膀上,然后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Karim觉得自己脸上被碰到的地方都烧起来了,脊柱颤抖了一下。

他几乎也要靠的更近回应他,但cris已经从他身边离开,穿过他走过走廊。

“Hola benz(你好,benz)”他说道,像往常一样对着他眨了眨眼,然后他抱起melia走进厨房把她放在了她的儿童座椅上。

“晚餐还没准备好。”karim试了下下烤箱的温度说道。

“没事,我可以帮你。”cris建议道,把melia从椅子上抱起来,用自己的胳膊揽住她。

“你也想帮我们吗?公主。”他问道。

melia发出了高兴的声音,“当然!”

 

“好的,那karim你准备好调味汁了吗?”他一边问着一边巡视着桌台,karim摇了摇头。

“还没有。”

 

“好吧,当你准备肉和蔬菜的时候,你说我们可以为了你做些什么呢?”他说道,melia点头附议。

“好了,你只要照顾好她就行了。她就像他老爸一样笨手笨脚。”karim露齿一笑,cris也笑出了声。

“我知道了,别担心。你知道我也有一个孩子,我不会让她碰刀子或别的什么。”

“你最好别。”karim警告道,他对这cris摆着嫌弃脸,但他的眼睛是闪着笑的。

 

他们在令人舒服的安静中准备着晚餐,只有偶而会被melia对cris叔叔的批评声打断,因为他总是不停的犯错。然后他们会瞪一眼双方,紧接着又发自内心的笑起来。

Karim把宽面放进了烤箱,然后他们等着面好,这要花很多的的时间。

 

在这期间,Cris和melia一起玩来消遣时间,他让她骑在自己的背上直到她的脸颊因为兴奋变得深红,karim告诉meila在下午饭后她该睡一会,这让他有些焦虑了。

他怀疑cris是故意让她玩的很累的,这样在她睡着后他们就有更多独处的时间了。

不,Cris不会这么做的。他告诉自己。

他不该总是把人想的那么坏。

但有的时候他们确实值得怀疑。

 Karim知道他在信任方面存在问题,他在他孩童时期就有这个问题了,他在学校里受到过欺凌因为他是班上唯一的阿拉伯人。

他缺乏信心,甚至直到现在,他出名了,也是如此。他依旧每天都在怀疑自己。

 

他想知道自己是否配得上在皇马踢球,他想知道人们是否喜欢他。

 

老实说所有的硬汉的 表现都是他滑稽的闹剧。

 

他希望人们认为他是一个匪徒般的家伙,但他妈的他不是,即使他当一个“坏家伙”时,他仍能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出懦弱。

 

单纯的自我防御。

 

他知道当人们表现出他们的懦弱时会是什么样子。

这是他和cris的又一个共同点。

 

Cris远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自信和硬朗,他也一样。他缺乏自信,而且,就像karim一样,当他在里斯本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忍受着无限的欺凌。

 

作为一个“廉价无趣的”马德拉岛的孩子在那几年是一件带给他很多麻烦的事。Karim知道cris在自信上和他是一个级别的,但唯一的不同是,cris在掩饰方面完成的更好。

 

karim重新回到游戏室时,他听见melia在地板上高声大笑,他瞥了一眼里面。

Cris坐在地上,把谜语卡片用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在melia敏感的地方挠着痒痒。

看见他们一起度过时间看上去真是令人欢喜,karim发现自己注视着他们无论他想还是不想。

“nooooo cris叔叔!这太痒了!”她尖叫着,cris把谜语卡片放好,把孩子拉到了自己的大腿间,停下了他的“折磨”。

“我很抱歉宝贝,过来给我个拥抱。”他说道,melia气呼呼的喘着气,但还是听从了他。

“我能要一个吻吗?”cris问道,melia皱着眉头。

“不要,因为你挠我的痒痒,我爸爸应该惩罚你。”

“他会吗?”cris露出牙齿笑了笑,转过身看向了他,karim感到自己的脸又烧起来了。

“唔——饭好了。”karim在cris可能说出什么令人尴尬的话之前说道。

“好吧,我们走吧亲爱的。”他站起来,抱起karim的孩子去厨房并且把她第二次放到了儿童椅上。

 

Karim端着烤面条然后切了一小块给melia放进了她的塑料盘子里,他把叉子放到了她的手上但她又一次像往常一样把它掉在了地上。

Cris嘲笑了她的笨拙,但是蹲下捡起了叉子重新放回她的手上,并且为她把宽面切的更小,用手喂她。

“你不坐下了吗?”cris问到,因为karim就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的时候,像是被冻住了而不能移动。

“哦,当然。”他呢喃着,然后切了一块宽面给cris,然后再切了块给自己。

 

晚餐很好也很安静,cris很高兴的一直喂着melia,melia在他喂她的时候一直握紧着他的手,好奇的看着他昂贵的手表。

他们聊了些球队的事,那很好,这表示他们仍然可以做朋友,因为在整个过程中还没有感到不舒服的地方。

晚餐后melia有些累了,cris提议他抱她回床上,这样karim就可以清理桌子了。

Melia在karim回复前同意了,所以cris抱着他的女儿给他让他给她一个晚安吻然后消失在了楼上,他一边在她的耳旁唱着葡萄牙的摇篮曲一边走上楼梯。

 

Karim听出了这首歌,他曾经听过cris在junior很小的时候唱给他听。

他突然涌出了一股陌生的,却又强烈的想要落泪的冲动。他看见cris是这样爱着他的女儿,用他从来没有预想过的方式温暖着他的内心。

这几乎就像是他们是一起度过晚餐时光的小小的一家,就像他们这样吃晚餐是世界上最正常不过的事。Cris喂他女儿的时候就像她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Karim recognized that song, he had heard Cris sing it to Junior when he was very little.

He felt a strange urge to cry suddenly, the very sight of Cris being so loving with his daughter warming his heart in ways he had never expected it to.

It had almost felt as if they were a small family during dinner, as if it was the most normal thing in the world that they ate dinner like this. Cris feeding his daughter like she was his own.

 

但他还是固执的摇摇头,用力地是自己保持理智。

不,这都是胡说八道。

 

他看到了本不存在的事情,cris总是很轻易的就能和孩子们相处的很好。

这不意味着什么。

他几乎能听见pepe在他耳旁尖叫因为他又一次太过于理智,但是他把他的朋友从他的脑海里锁上,命令自己精神正常点。

 

他今天需要一个清醒头脑来处理好cirs。

Cris从楼梯上滑下来,karim没有听见他的响声就看见他突然地站在自己面前,咳嗽了几声才抓回了他的注意力。

Karim转过身舒了口气。

Cris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karim没经过思考的就握了上去。手很温暖还有一点点湿润,告诉着karim,cris对此也像他一样感到非常的紧张。于是他奇怪的就平静了下来。

“来,我们过去坐下吧。”cris说道,然后拽着karim去了卧室,轻柔的把他拉到了沙发上,在他们坐下的时候,也没有放开手。

Karim发现他并不想放开cris的手,于是他也回握住,尽管他有着其他更好的选择。

“那么我猜我们有很多要聊的了。”cris说道,karim缓缓的点了点头。支撑着自己等着即将到来的什么。

 

当cris蹭过他的咽喉时Karim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准备开始他们紧张的谈话。

“你忘记遮住你的脖子了还是你故意把这些吻痕留在这里?”cris问道。

Karim咬紧自己的牙齿,放开了cris汗湿的手,在他的沙发上坐远了一点,在他们之间创造了更远的距离。

好了,这真是一个很棒的开始。他琢磨着。

他的话讽刺又直接,就像cris往常那样。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所以他为什么没有呢。

这个问题最糟糕的地方在于karim不知道该怎么明确的回答。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想我是忘记了,但我现在认为也许确实是故意这么做的或别的什么。”他说道,cris笑了。

“真棒,这真棒。”他说道,另外的沉默再次来到两人之中。空气再一次变得沉重,洋溢着恐惧和紧张。

“天哪我不知道这有多难!”一个小时候快过去了,两个人都没出声,cris不禁呻吟道。“来吧,伙计,就我们两,我们总是能够很好的谈论一切事,karim。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至于现在我们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Karim皱着眉头抱住了自己的胳膊,“我想一开始就是错的,在我昨晚和你谁一起后。”

Cris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是的我知道,谢谢你。上帝啊,我只是怀恋我们以前的那样,你知道的。那种轻松而舒适的关系,我想念那个!”

“是,我也想它即使我什么都想不通,我让你带着它远离我cris,现在不会在有同样的事发生了。”

“Excuse me?带着它远离你?我什么也没有给你都是你自己不乐意把你交给我的!你敢说你能把这些都推给我 benz!你他妈是操我的那个!”

“该死的我他妈的喝醉了,上帝!你也是!你知道有比吻我更好的选择。”

“呵呵,说实话你难道不喜欢吗?是这样的,伙计,那个吻至少持续了一分钟,谁的嘴唇这么饥渴,嗯?我向你保证。”

Karim整个人都胀红了,感到他暴怒的心跳声撞击着他的耳膜,“闭嘴!我不想听这个。”

“我知道你不想但你不得不,你必须听我说,求你... ...”cris恳求道,他的左手捧住karim的脸,把他转过来,这样他们就能直视对方。

Karim知道这对于cris来说,恳求是一件大事,似乎他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因此他决定听听他要说什么,只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他想。

但另一小部分原因是他也好奇,他到底会说什么。

“好,我会听你说的。”他不情愿的说道,允许cris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让他们的身体接触在一起。

Cris的呼吸放缓,短促的打了一下karim的脸,“谢谢你,说实话我不知道该从哪开始不过我不得不向你坦白一些事。”

Karim的胃不舒服的紧紧的痛着,他深深的呼了口气,“好。”

“这关于为什么我无法忘记昨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唔--我”cris停下来,眼神充满了痛苦,他低下头埋在了karim的肩膀中,握紧了双手。

“你可以告诉我,我不会责怪你的,永不。”karim向他保证,他感到当cris抬起头之前,在他的怀里笑了一下,他在karim发烫的脸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看吧,这就是我为什么这样爱你。你从来不会责备某人。你知道人们是怎样的并且无论如何尊重他们,有时候我也希望能够像你一样。那些品质是真正的让你如此特别,你知道的。”cris用保证的口吻说道,karim又一次脸红了。

他感到头晕,房间似乎围着他转。

Cris说他爱他,看在所有人的份上,他爱他

但他很可能指的是朋友间的爱,而不是像情侣那样爱他。并不是说karim想要怎么样,毕竟他不是gay。

“你真的爱我吗?”几分钟后他听见自己这么问道。该死的舌头。

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他不会喜欢这个答案的。

它没有正确的答案,如果cris说是不,他会失望,但如果他说是,他甚至会比现在更加的困扰。

克里斯似乎有些吃惊他的问题,满脸通红地转移自己的视线:“well,我——”

Karim用手堵住了他的嘴,看着他的眼睛说:“别想了,这是个蠢问题,我不确定我是不是会真的喜欢这个答案。所以忘了它吧,求你了。”

Cris沉默了几秒,缓慢的审视着他,但最终还是严肃的点了点头,karim小心地移开了他的手。

Cris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回答你的。”

“但不是今天。”karim说道。他知道这听上去既像一个命令又像一个请求。

忏悔爱是他今天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如果他想要继续对话,而又不失去他的理智的话。

“对,不是今天。”cris同意。

“那么请继续你的故事,你想要告诉我的事。”karim礼貌的说道。

“好的,那么我为什么无法忘记昨晚的原因是,唔,这很复杂但是,”cris深深的吐了口气,看上去非常的挫败。他黑色的眼睛越发的漆黑,他的钻石耳钉在灯光下闪烁着轻柔的光线。

“look,我会告诉你一些有关我童年的事,一些我从未提起过的事。即使我的家人也不知道这些。

但我想告诉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在这世界上我可以相信的人。甚至在此刻比我相信自己还要信任你。”

cris发出了声梗咽,karim从桌上拿起卡拉夫瓶给两人倒了一杯水,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来喘气,解决他们的干渴。

karim的心跳的比他心爱的法拉利在高速路上奔驰跑的还要快。

cris在这世上只相信他。他甚至不能确信这句声明有多么大的冲击。

这句话无疑对他是一种奉承,但这也带来了更多的karim现在无法回答的严肃的问题。

当他们喝完后,karim用他的胳膊抱住cris颤抖的肩膀,轻轻拍打着他的后颈。“look,你不必告诉我一切事,如果你告诉我,我希望你这么做是因为你想要和我分享它,而不是你感觉你必须这么做。你没有义务做任何事。”

“我知道。我认为是错误的,我是指我想要告诉你的事。让你知道这些是很重要的,特别是昨晚过后。”

“如果这样,洗耳恭听。”karim向他保证,他感到cris离他的身体更近了一些,似乎不希望移动自己远离karim的触摸。



TBC

2016-04-04 评论-4 热度-51 麻花c罗本泽马themorningafter

评论(4)

热度(51)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