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戈穆】一天

深夜灵感突来的某短篇
时间轴为本次国家队比赛。算是拖延症终于治好的产粮吧。
目前为止自己写过最满意的一篇戈穆了,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马里奥接到托马斯的电话时是有些错愕的,他正在土耳其喧闹的餐馆里坐着,棕红色头发的雀斑小姐举着啤酒穿梭在人群间,嬉笑声间让这个电话有些唐突。冬日难得的阳光在窗外洒了一地,他的嘴里还停留着土耳其羊肉满满的孜然的味道。
“喂?”
电话里先开了口,马里奥没说话,他抿了一小口雀斑小姐送来的酒,却好像在一瞬间嘴角溢出了慕尼黑啤酒的泡沫。马里奥眨了眨眼,他想或许是难得的阳光刺痛了眼。

马里奥在德国的时候偶尔会从家里出来,开车转过两个街区,再下车从小街上走上13分钟,一分钟也不多一分钟也不少,就可以来到一家正统的土耳其菜馆,不是本国厨子开设的,也不是随便什么土耳其人开的混杂着讨好德国人口味的菜肴,而是真正正统的。那时候马里奥很迷恋这种味道,但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天天都和这种正统的土耳其菜过不去。
就像他从未想过会离开德国,更何况兜兜转转再前往土耳其。
就像他以为他会一直和那个笑起来既夸张又可爱的男孩一起一样。
和所有美好的爱情一样,马里奥和托马斯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两块磁铁一样,恨不得靠的再近一点。马里奥会在球场上当着全世界的面假装给他飞吻,在球场下把他压在怀里用力的亲吻。托马斯会带他去他的秘密基地,带他吃他从小爱到大的味道。他们一起过圣诞,平安夜一起购物时紧张的看着可能会把他们认出的人群,马里奥紧紧握着托马斯的手,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
也和所有失败的爱情一样,两个人都是犟的要死的狼,但聪明的狼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免得彼此的筋骨都被咬断,血肉模糊。
也是马里奥去了意大利后,两人就不了了之了。
他们的默契有一次延续了下来。
这几年马里奥断断续续的受伤,备受质疑,然后又一个飞机去了土耳其。而托马斯却越来越好,马里奥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都想祝福他,但从来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后来国家队见过一次,他说,你好吗?托马斯说,好啊。马里奥想说,祝贺你,但他又不知道具体该祝贺他什么好,于是张了张嘴,还是没说话。后来他终于打算打个电话给他,却发现电话那头已经换了一个主人,主人兴奋的叫着马里奥的名字,为这个意外的电话高兴,马里奥却不知道如果是托马斯,他会不会也这么高兴。
那是马里奥作出前往土耳其这个决定的前一天晚上。

电话里托马斯祝贺他又一次回到了国家队,他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快,有些刻意的用着奇怪口音的方言,笑着祝贺他。马里奥都很奇怪,托马斯比官方通知还快呢。
于是马里奥站在了拜仁的训练场前——他不明白国家队为什么要用拜仁的场地——他呆呆的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门口,直到托马斯过来。他带着马里奥走了进去,尽管寒风像刀子一样刮着他的脸,但他还是愣了愣,才跟了上去。
马里奥比托马斯稍稍高了些,两人都没说话,马里奥借着偷瞄托马斯,两年了还是三年了,又或许更长,也或许更短,托马斯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鼻眼都没变,就连头发卷的幅度也和当年一模一样。只是怎么都比以前成熟了点。马里奥突然想笑,于是在心里嘿嘿的偷笑一下,成熟这个东西很微妙,它不像整容在你脸上动刀子,但你就是能够清楚的一眼就看出来,马里奥真的觉得好笑,当年的那个男孩也变成了这样。
基地里还有很多当初同在拜仁的同僚,克罗斯,博阿滕,施魏因斯泰格……
还有托马斯,就是托马斯。
施魏因斯泰格说,欢迎马里奥。
四周是稀稀疏疏的掌声。
马里奥看了看周围,更多的是不认识的人。马里奥心头一紧,下意识的一看,托马斯还站在那,又稍稍安下心来。
然后是例行公事。这些那天的电话里都讲过了,马里奥还是坚持听完。他跟着大家一起鼓掌,他不想表现出一副置身事外的令人厌恶的样子。
还没有正式进入冬天,但今年的慕尼黑却格外的冷。施魏因斯泰格裹的跟头熊一样,问他要不要手套,马里奥远远的看着托马斯,固执的摇摇头,本来纤长的手指冻得像五节通红的萝卜。
然后训练的时候马里奥站在了托马斯的后面。跑步的时候亦然。他看着托马斯毛茸茸的脑袋,还是当初的样子。马里奥莫名的想一把扣过他的脑袋,狠狠的吻他。马里奥的胃里开始翻腾,或许是跑快了,或许是又一次换回了德国菜,或许。马里奥努力的把胃里的革命压下去。
分房的时候关系好的几个都在争取一间房,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充满了朝气。马里奥的胃更加不舒服,泛上了一缕酸水,他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他还能经历多少次。他看了看托马斯,他一副心思不在上面的样子。或许他根本不想和自己一间房,马里奥有些不快,但更多的是一种失落。
但最后两人还是一间房。
“因为他好吵。”
所有人都这么说,
“只有你才能忍受他了。”
而托马斯眨着无辜的眼睛装可怜。

于是他们还是聊了些什么。
托马斯说,你最近在土耳其很不错啊,祝贺你。
马里奥说,你也是。
托马斯说,你状态一定要越来越好啊。
马里奥说,你也是。
托马斯说,比赛一定要好好加油啊。
马里奥说,你也是。
托马斯说,晚安。
马里奥说,他睁大着眼看着惨白的天花板,毫无睡意的说,你也是。
不一会就传来了托马斯轻微的呼吸声。
马里奥一只手撑起自己,调暗了床头灯的光。
托马斯就睡在他的对面,面向他。马里奥偷偷的看着他,哪怕他依旧睡着了,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偷偷看着。哪怕他今天已经看了他无数次了,他还是在微弱的灯光下看着他。
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马里奥甚至仔细的看着他头发颜色从发根到发梢的渐变,甚至一根一根的数着他的睫毛。
马里奥看了多久,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他轻轻的靠过去,他发誓,他只是想把他看的更清楚一点,甚至想要恶趣味的看看他有没有多余的皱纹。
但他就是吻上去了。
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
托马斯睡觉会用上嘴呼吸,所以他的两排牙齿也张开了一些。马里奥压在他柔软的双唇上,小心翼翼的用舌头试探着。口腔是湿滑的,柔软的。马里奥把手抚上了托马斯的腰,就像他以前每一次吻他的那样。但还是在离他的腰一厘米的时候停住了,有些尴尬的僵在那里。退出去的时候马里奥碰到了托马斯的两颗小虎牙,突的疼了一下。
马里奥和托马斯隔开了距离。
他直愣愣的看着托马斯,没心没肺的家伙还睡的很香。
马里奥只觉得被人扼住了喉咙,越来越紧。又觉得有人在不停的击打着自己的胃,酸水一阵接着一阵。又好像有人端着最刺鼻的胡椒粉熏呛着他的嗅觉,非要逼得他落下几滴泪不可。马里奥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处都在闹革命,觉得自己身上自从遇见托马斯后说有的伤都一起复发。
他转身进了厕所。
托马斯翻了个身,砸了砸嘴,嘴角带着一点点笑,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马里奥小心的关上门,把水声压在厕所里面。
这一天算是结束了。马里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把脸。
马里奥,看看明天吧。

2015-11-29 热度-54 戈穆穆勒戈麦斯dfb

评论

热度(54)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