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皇马同人】马德里城区(19)

我都快忘了我写的是黑帮文。

嗯,我要慢慢绕回来,那么从这一章开始吧

让拜仁出来小小的打了个酱油,hhhhh

================================================

皇马同人   AU向

涉及人物:皇马全员

涉及cp:双罗/水卡西/甜软

长篇,慎入,估计15w-20w字完结


设定及解答:【马德里城区】通关攻略

 

【申明:本同人作品中的人物,地区,事件皆为虚构。与真实世界无关。】

 

前文请戳:(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9.5)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01>

哈梅斯正在街上随意的走着,两手插在裤包里,看上去向一个出来逛街的大学生。他并不是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只是在那之前他还有些事要做。

第三大街左拐第一个红色电话亭,4点整。

哈梅斯在心里再次默念了一遍这句话,看了看手上的表,还有4分钟。

他现在站在电话亭对面的杂货铺前,买两块巧克力棒,香蕉派,即热便当,还有一杯速溶热可可。

哈梅斯掏钱的时候又看了看手表,只有半分钟了。他在想电话亭的电话会不会突然响起来。

收银员有着黑色的皮肤,但看上去更像南美人,他的个子算高,也很壮实。看着像个街头混子而不是收银员。他慢吞吞的扫着货,哈梅斯有些不赖烦了,他怕赶不及。

只有10秒了。哈梅斯后悔自己买这么多东西。

“我说,如果你能快点的话——”

哈梅斯话还没说完,电话亭那边传来了响声。

“该死的… …”哈梅斯掉头就走,但收银员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算了,我不买了,放开我好吗?”

“怎么?你想愚弄我吗?”

“不,我没这个意思… …”

但收银员还是不放手,哈梅斯皱着眉头,就像一个被欺负了的乖学生。

而就在这时,电话亭彭的一声,爆炸了。

热浪袭来,哈梅斯的脸上发烫。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如果自己刚刚走过去… …

人群顿时骚乱起来,四处都是互相拥挤的人,他转过头看着收银员,他狡猾的笑了笑,从柜台上翻了过来,依旧拉着哈梅斯的手腕,示意他跟着他。

收银员抓着他穿过混乱的人群在街上狂奔,几下就拐进了巷道里。

巷道又窄又乱,到处都是坐在地上的人,电线低矮的掉着,哈梅斯不得不缩着脖子跑。等他们跑了一段路,那个人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靠着发霉的墙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卡塞米罗。卡洛斯.恩里斯.卡塞米罗。你的接线人。”

哈梅斯并未惊讶,在刚刚狂奔的过程中他就猜想到了他的身份。“哈梅斯.罗德里格斯,叫我哈梅斯就行了。我以为我们的见面点是电话亭。”

“之前是,但消息走漏了,有人要杀你。我本打算在哪附近待着,你一出现就去拉你来着,结果你先自己送上门来哈。”

“谁要杀我?”

“谁都想。”

“好吧。那么我们来谈谈正事吧。罗纳尔多先生让我转达,他快没有耐心了。”

“别心急,好吧?我是拉莫斯的人,我对他的威胁没兴趣。现在还太早,这里不安全,我带你换个地方。”

哈梅斯皱了皱眉。

“走吧,我会在路上和你说一些的。”

“关于什么?”

“一些你这个好学生不知道的。”

哈梅斯听出了卡塞米罗的话里有些嘲讽,说,“对,我还有哥伦比亚大学的工程师学位。”

卡塞米罗没说话。

他们穿着巷子,越走越深,天就像是一下子黑了下来,阴蒙蒙的让人很不舒服。

卡塞米罗这才开口,“这一次大概是意大利佬干的。马德里不欢迎意大利人,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几个意大利人去那边,意大利人也天生不喜欢那。”

“你说是意大利人?”

“对,唐,就是他。在这开设的有银行,表面上也是个正人君子。但你知道,那些银行家,投机商,他们最有钱了。那些鬼佬。”卡塞米罗往地上吐了口痰,清了清嗓子才又说道,“他是意大利一个老牌家族的,虽然等级级别不高,但权力还是很大。意大利人都这样,嘴里面嘟嘟嚷嚷着家族荣誉,实际上就是借机四处插手,只要是有利可图的生意,那都看得到他们。”

“我知道他,我听说,唔,他和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头目,就是那个叫帕帕的有私交。”

“对,他喜欢四处交集,伪君子。听说他有一个大酒窖,屋里请的是王室御用的厨子。

但说起话来还是有一股世俗气。”

“他也一把年纪了吧?还在想着捞钱?”

“说不定是最后一票。这是一种迷信。马上会死的迷信。”

“嗯?”

“既然知道是谁在搞鬼,你觉得克里斯会这么罢休吗?”

“他打算怎么做?”

“按他的要求,既然知道是谁,就该”卡塞米罗的手比成枪的模样,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嘴里发出了“嘭”的拟声。

“他可是意大利家族的人。”

“所以,我才说不要慌嘛。大家都有点本事,否则没人敢混下去。就说塞尔吉奥,别看他只窝在那个小地方,他的“渡鸦”可多得去了,中间人,他最爱这一行,每天坐在办公室打几个电话,那些毒枭之间的网络都要他建起,他有办法建立起自己的权威,赢得信任。再说说克里斯,他手上有外交豁免权,天知道他从哪来的,但政府没事不会动他,这一次想来是有人眼红了。这块蛋糕这么大,他一个人独霸了这么久,总有些人会不满的。”

“克里斯?”哈梅斯听到克里斯的名字,耳朵都竖起来了。

“我说句话,你可别告诉克里斯,我知道你是他的人——”

“不,我不会说的。”

“他有的时候太贪心了。他只要好好地做好他的生意就好了,但他的手伸的太长了。我是塞尔吉奥的人,有些我比你更清楚。那些大毒枭,可不是街头卖的先生们,他们不只要武器来捍卫他们的底盘,他们需要更新型的毒品。”卡塞米罗指了指头,“那些更可怕的更能让人抓狂的。”

哈梅斯一瞬间想起了后街的那些癫狂的怪物,说,“克里斯在插手这些吗?”

“大概。只是感觉他好像玩砸了。他手下有个叫瓦拉内的天才,听说给他做了很多奇怪的东西。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准会犯错的。”

“塞尔吉奥知道吗?”

“他知道,我猜他一开始就知道。想要走毒品这条路,没有人瞒得过塞尔吉奥。所有人都以为他在马德里那个鬼地方呆着脑子都坏了,但不是,他聪明着呢。”

“那他为什么不阻止克里斯?”

“噢,他和克里斯认识很久了。他有些宠着他了——我知道这话不大对。但就是这样。塞尔吉奥帮克里斯擦了好几次屁股了,比如说这次,这次也是塞尔吉奥在帮克里斯。不然我不会接这个手的。尽管这里不是意大利,但还是没人愿意动唐的。”

“可你还是接受了。”

“塞尔吉奥不会看着克里斯完蛋。而且克里斯他有钱,这事有赚头。克里斯完蛋了,大家都要跟着遭殃。再说那个唐,这是可是在美国,他的半只脚都快进棺材了,他的老关系都进了监狱,不关到死是不会出来的。他唯一的儿子也进去了,在里面被人捅了屁眼,捅死了,这老家伙悲痛的已经神志不清了,所以才会干出这些疯事。唯一担心的是安切洛蒂,不过,倒也不太担心。巴不得那老头死的人太多了,而且克里斯和他的私交不错,他应该会给一个面子,不再出来做好人。”

“如果我是他,就好好的过完后半辈子。”

“可你不是他,他一直都是疯着的。”

“你不觉得也许还有别人?”

“或许还有。但他是主要人物,他要是死了,至少别人不敢再掺和进来。到时候给其他人一些好处,就什么都万事大吉了。”

“我听说别人也有动静。”

“比如?”

“施魏因施泰格。他的家族视乎也在参与这些事。”

“施魏因斯泰格?我当然知道他。你听谁说的?”

“另一个德国人。”

那天晚上在克罗斯家里,克罗斯给他说过几个需要注意的人。

“但他不是意大利人,看他那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还有那鼻子,完完全全的德国人。他们虽然也已家族混称,但确确实实是慕尼黑帮派。而慕尼黑帮派,可是现在最有头有脸的几家人物。毒品生意可是他们的重头,塞尔吉奥在上面都吃过亏——虽然后面又换回来了。有毒品的事他们肯定会插手。唔,扯远了,不过有传言他脱离家族去英国了,但他可是长老哩,所以谁知道呢?”

“金发蓝眼。”哈梅斯小声地念了一句,他觉得卡塞米罗在胡扯,不过想了想又说,“克罗斯,你认识他吗?他也是金发蓝眼,还有那鼻子。”

“克罗斯?托尼.克罗斯?噢,我想想… …对,我知道他,他是个当兵的,对吧。如果真的是他,他以前好像参加缉毒过。”

“他很厉害?”

“大概,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了,当时德国政府突然就对黑帮进行了大围剿,甚至调用了军队,当时基本全国的黑帮都销声匿迹,但慕尼黑黑帮还是存活下来了,克罗斯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和慕尼黑的黑帮结下了梁子,后来就调走了,没有音讯了。谁知道是不是吃了德国佬的子弹。怎么,你怎么突然问他?”

“他现在在马德里。”

“噢。”卡塞米罗停下了,哈梅斯一不留神差点撞在他的背上。

卡塞米罗长长的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又重新走在了前面。

 

 

<2>

“这是什么?”哈梅斯疑惑的接过卡塞米罗扔给他的包裹。

“衣服。你穿着这一身可不行。”

哈梅斯眨了眨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运动外套,阿迪最新款的跑鞋。而包裹里是几件烂衣服,还有3美元一双的胶布鞋。哈梅斯感觉手里的东西正在散发着恶臭。

卡塞米罗看着他犹豫的样子,耸了耸肩,“我发誓,我洗过的。我们一会要去的地方,如果你穿着这一身,我保证,你会被拔个精光的。”

“还有你这张脸。”卡塞米罗捏着哈梅斯的下巴,咋了舌到,“也很危险。”

哈梅斯甩开卡塞米罗的手,“谁敢的话,我会杀了他们的。”

“我毫不怀疑你的勇气和实力。只是我们要少一些麻烦。虽然我们即将面对着真正的黑道家族,但像这些地方,还是有很多想跳蚤一样的自称黑帮的人,不成威胁,但麻烦不断。”

他又带着哈梅斯拐进另一条街,这里的房子全是私人搭建的,而这些人显然不是好木匠,房子看上去随时会倒塌,地上散布的垃圾让人下不了脚。

“唐算是很好对付的了。他有老有疯,不讨人喜欢。有一些家族,早些时候干些非人的恶事,稳定下来再用这些黑钱去做善事,世人都对他们赞赏有加,警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花钱买到好名声,那些人反而是最不好下手的。”

“唐如果死了,克里斯就不会完蛋吗?”

“架空股市很简单,搞垮一家公司有时候也很简单。很多时候几句谣言,一些舆论偏向就行了。如果唐死了,克里斯的股票就可以稳定下来,他的公司也不会完蛋。至于其他的,那是他自己的事了。”

“那我们要怎么才能干掉唐呢?”

“那就需要另一个同伴了。”

看上去他们终于来到了终点,这里相对于其他地方更为空旷,一个男人站在门口,他身材高挑,皮肤黝黑,反戴着棒球帽,一件卡其色的文化衫,正中间印着一个裸女,牛仔裤低低的挂在屁股上,一脸痞笑的望着哈梅斯。

“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一下。”卡塞米罗走过去抱了一下那个男人,然后指着面前人说道。“这是达尼洛,这位是罗德里格斯。”

“哈哈哈。”哈梅斯大笑着打断了卡塞米罗的话,卡塞米罗目瞪口呆的看着哈梅斯直径走上前给了那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该死的,你个混小子。”

“哈,哈梅斯,我说过,我说过的。我们会再见面的。”

“没错,我们认识。”哈梅斯冲卡塞米罗眨了眨眼,“看来我们两也是本该早就认识,这样也不错。接下来让我们去干干正事吧。”

“跟我来。”达尼洛搂着哈梅斯的肩膀,把他往屋里引。

一进屋外面的阳光就消失了,只有看不见的尘埃在空气中飞舞。腐朽的味道从地底深处传来,哈梅斯的鼻腔被刺激的发痒。

屋子的角落放了一个大的嵌着铁条的箱子,上面上了沉甸甸的金属锁。达尼洛走过去把箱子拉倒房子正中间,在打开的时候死命的拍了一下,上面厚厚的灰尘都一起跳起,哈梅斯终于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我很抱歉。”达尼洛毫无诚意的说道。

掀开箱子,里面是黑色的手枪还有弹夹,整整齐齐的排了一列。看上去都是全新的。

“就这些?我以为… …”哈梅斯问。

“你以为我会你去一个装潢高雅的什么正经店铺,然后和老板对了暗号才能去一个神秘的暗室,里面全是让人目不暇接的最新型的武器?”达尼洛耸了耸肩,“对吧,詹姆斯.邦德?”

哈梅斯无视了这位老朋友的嘴贱,或许他早就该习惯了,他捏着鼻子问道,“这些够用吗?”

卡塞米罗说:“没有消音器。”

“用不着,在这种地方杀人用不了那玩意。”

“很好。”卡塞米罗挑起一把枪试了试手,“开火的时候我喜欢听到枪声。”

“野蛮人。你们两个野蛮人。难道不该坐下来商讨一下计划吗?”

“很多时候方式越普通越好。”

“如果干了。”哈梅斯抚摸着枪,黑漆漆的枪管泛着冷光,“意大利黑手党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们的家族,那家伙还有朋友——”

“不,他没有朋友。”

“但他的死会让他的家族蒙羞。意大利把家族荣誉看得比什么都还重要。”

“他没有朋友。”卡塞米罗又重复了一遍,“况且我们也有朋友,意大利的老牌家族不只有他们。”

“杀人可不简单。”达尼洛彭的一下关上了箱子。“那些人要怎么纠结随他们,我们杀人就够了。”他也拿出了一把枪,抵在了哈梅斯的胸口,“靠你了,宝贝。我的007。”

 

 


评论(11)

热度(34)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