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皇马同人】马德里城区(18)

掉线了已久的双罗终于重新上线了。

又可以又用上这个tag了,开森。

鉴于我这神奇的时间轴,这一章的双罗线连接第15章

==============================================

皇马同人   AU向

涉及人物:皇马全员

涉及cp:双罗/水卡西/甜软

长篇,慎入,估计15w-20w字完结


设定及解答:【马德里城区】通关攻略

 

【申明:本同人作品中的人物,地区,事件皆为虚构。与真实世界无关。】

 

前文请戳:(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0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01>

旋翼正在以肉眼不可辨清的速度旋转着,发出了规律的噪声。哈梅斯低头看着越来越远又越来越小的房屋,看着那一座灰白色的城市渐渐缩小,直至被嵌入了碧蓝的海洋。

“真美。”

他的手按在冰凉的窗户上,呓语。

罗纳尔多就坐在他的身旁,两条长腿随意的张开着,让本来拥挤的机舱变得更加的拥挤,哈梅斯小心的蜷着腿,担心碰到了睡着的罗纳尔多。

他的目光从窗外移开,移到了罗纳尔多的身上,西装是哈梅斯看不出来的品牌,但光洁的布料引诱着人想要触摸的欲望。无论是衬衫也好,还是笔直的西装裤也好,都被他结实的肌肉撑的饱满。

拥挤。

哈梅斯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他还不太明白,半个小时前卡西还气喘吁吁的扯着罗纳尔多的衣领,涨红着脸,一副要把他毙了的样子,半个小时后,他就已经和罗纳尔多一起坐上了前往美国的直升机。

当时罗纳尔多对卡西说了什么,哈梅斯没听清,海风太大了。他只能站的远远的,看着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谈论着关于他们的事,激动也好,悲愤也好,无助也好,沉默也好,他就远远的看着,心里只觉得海风太大,眼睛被吹风干涩涩的。

“你在想什么?”

罗纳尔多的声音把哈梅斯的思绪拉了回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醒了。

“没… …没什么。”

“你在想事情。”罗纳尔多转过身子,用手捏着哈梅斯的下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哈梅斯只觉得罗纳尔多离他太近,让他有些不自在,他的背不自觉的挺起,贴在了椅背上。

罗纳尔多突然叹了口气,换了一个方式,用手捧起了哈梅斯的脸——“捧”这个词或许不太恰当,哈梅斯不确定的想,他只是觉得罗纳尔多的动作里带着一些小心。

“你看看你。”罗纳尔多的拇指指尖蹭着哈梅斯的下眼眶,“一副要哭的样子。哈梅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唯独这件事你可以相信我,我保证。”

掌心是温暖的。

哈梅斯强迫自己直视着罗纳尔多的眼睛——那是和他一样的巧克力色的瞳孔——或许颜色要更深一点——一种名为平和的色彩。

“一切?”

“是的。”罗纳尔多在哈梅斯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会让一切好起来的。”

 

 

<02>

80℃的水温足矣冲开一杯咖啡,哪怕只是粉末状的速溶咖啡,80℃也能让香气散开,充满这栋木屋。

卡西的手转动着小木签,眼睛盯着中心打转的漩涡。他的余光僻见了桌子与墙壁衔接的部分那一小段青苔,思索着那天该好好的维修一下。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该干什么。

或许他应该跳起来,指着那个泡咖啡的男人的鼻子打骂一顿。

他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淡定。

拉莫斯的电话挂断后在打过去都是一片忙音,最后那通电话里的枪声和那句突然的表白都让卡西感到无所适从。他坐在沙滩上看着那个男人崩溃的走来走去,一遍又一遍的打着那个打不通的电话,然后把电话摔在地上,绝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别再扯了哦,本来就没有多少头发哦。”卡西突然很想这么说。

这是一件足够好笑的事。

像一个疯子一样的手舞足蹈,难道还不够好笑吗?

于是卡西坐在沙滩上,很大声很大声的笑了。连海风都不能把他的笑声吹散吹远。

有些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向胃部,从舌尖到舌根都有灼伤的快感。

罗纳尔多的话好像还在耳边萦绕。

“伊克尔,你听我说,别着急。拉莫斯会没事的好吗,他能照顾好自己。”

“你在这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回去吧。我保证他会没事的。”

“不行,你不能离开,听着,我不可能让你开着船带着人去找他——不,一个人更不可能。这么大的海,你找不到他在哪的。就呆在这好吗?”

“伊克尔,看着我,听我说。拉莫斯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我需要你呆在这,知道吗,我需要,你,呆在这个地方。”

“马德里需要你,我们都要离开,不得不,但你不会,你必须留下来,保护她。”

“你会的对吗?告诉我,你会留下来。”

“你就留在这,等我们回来。”

“拉莫斯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会回到你的身边的。”

“答应我,伊克尔。我马上就要走了,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让我放心的走。”

 

卡西只能茫然的看着罗纳尔多,或许他说了很多话,或许他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

他只记得自己最后的那句话,他说,好。

这只是一个音节,甚至只需要鼻腔配合声带振动一下,很简单,但卡西却觉得自己为了说出这一个简单的音节,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咖啡杯从手上滑落,陶瓷碰上了木地板只发出了沉闷的一声,转了一个圈,又完整的转到了卡西的脚边。

卡西随着被子也一起跌倒了地上,肉体碰到木头只有振动。完整的卡西看着完整的杯子,又哭又笑,卡西呀卡西,你真是个废物。认清吧,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只能擦擦地板上的咖啡渍,擦擦桌头的青苔,在肥皂水中,在人工合成的带有欺骗性茉莉花的香精中,没有目的的等下去。

 

 

 

<03>

“好了,还有二十分钟大概就要到了。你还记得我要你做什么吗?”

“嗯。”

“好… …那我再重复一下,好吧。加雷斯遇到了麻烦,他现在在医院,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上帝,这才第四天——总之我要先去看一下加雷斯,我要确保他没有事,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此之间,我需要你去找阿塞米罗,听说那是拉莫斯的老伙计,不管怎样,他现在在负责关于这个谣言传播者的调查,应该可以相信,所以如果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你还记得我要让你传什么话吗?”

“”罗纳尔多先生的耐心快要耗完了。你只有五天的时间,弄清楚那到底是谁,解决掉他,我会帮助你的。””

“非常好,好孩子。不过,是“你们的时间”。”

“嗯。”

“很好。很好。”

罗纳尔多自顾自的重复了两句,就掉过了头。

 

就在下飞机的那一刻,罗纳尔多突然拉住哈梅斯。

“你之前说过的话,就是在屋里说的话,你是认真的吗?”

螺旋桨转动带起的大风让哈梅斯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他虚着眼睛看着罗纳尔多,努力从巨大的噪音中辨认出罗纳尔多的声音。

罗纳尔多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道,“我并不是,我是说,唔,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 …”

“没关系。”这次哈梅斯终于听清楚了,他笑着摇摇头,看着罗纳尔多急于解释的样子,霸气荡然无存,全然是一个毛头的小子。“是真的,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罗纳尔多没有说话。

哈梅斯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背着行李包转身离开了。

走了几步,他突然听见罗纳尔多在身后用力的吼着,他的声音穿过了空气,穿过了大风,甚至穿过了时间。

“谢谢你,哈梅斯,谢谢你!”

再回头,远远看去罗纳尔多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一个小小的孤独的孩子。

 

 

<04>

“艹,这他妈是什么东西!”

赶到的佩佩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骂道。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在不安分的躁动着,粘稠的湿热感像是粘合剂,把衬衫和肉紧紧地贴在一起,包裹着货物的油纸布上已经开始冒出屡屡白烟,白烟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味,随后赶来的伊斯科也捂着鼻子看着拉莫斯。

拉莫斯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一点反应也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

“它们活过来了。”拉莫斯终于开口了,声音在空气中颤抖着,“它们活过来了。”

“它们?”

佩佩的疑问还没有问出口,突然传来了电话的铃声。

船舱安静的诡异,只有发出金属乐器敲击的铃声在坚持不懈的响着。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动。

突然地,四下都响起了铃声,一阵接着一阵,金属的敲击声回响在船舱里,敲击着耳膜。

这时候三人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声接着一声的铃声都是来自地上那些敌人的尸体上的通讯设备。他们就像军队一样整齐的响着,就像士兵一样的怒吼着。

督促的人把它们捡起来。

打开开关。

说。

喂。

“你好,拉莫斯先生。”

电话那头是分辨不出年纪的男声,沙哑而机械,但拉莫斯可以肯定他没有使用变声器,这就是他本身的声音——或许和他的人一样。

“你是谁?”

“这不重要,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的谈。不过我认为当务之急是解决掉那些会醒过来的家伙。”

拉莫斯听到提醒,才发现就在刚刚一会的功夫,已经有什么液体从油纸布渗透出来,那种黄绿色的浓稠液体缓慢的流动着,流经的地方冒起了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绿豆大小的气泡。

“天哪,这是,这是生化武器吗?”

“粗略的来说,是的。”

“我的上帝… …”

“那么在它们活过来之前,我不得不建议你最好把它们都冷冻起来,温度至少在-18℃,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温度,尽管不能杀死它们,但至少能够抑制它们活动,繁殖。而且这是耗能最少的温度——毕竟拉莫斯先生,你们没有什么能量了对吧。”

“… …”

“如果你接受的话,我一会再打给你。先说再见了。”

“该死的。”电话已经被挂断了。拉莫斯看着越流越多的液体,咬了咬牙。

“退出去,快,所有人退出去。”拉莫斯带着大家跑到甲板上后,对着手表说道,“Los  Merengues,现在关闭船舱的大门,把温度调至零下18摄氏度。”

“大门已关闭。调温中——拉莫斯先生,您确定要把温度调至零下18℃吗?船上的能量已经不够了——”

“我知道,执行指令。”

“好的。温度已调至零下18摄氏度。目前可以供能三小时三十一分钟。”

“到达最近的海岸有多久?”

“根据之前的计算,大概有8个小时,误差在八十分钟内。”

“不够… …时间太短了,如果把所有的能量都用来供应船舱保持温度呢?”

“六小时四十二分钟。”

“那就这么办吧。”

“很抱歉拉莫斯先生,但我不确定——”

“执行指令,只留下维持船前进的动力就够了。”

“好的,先生。在十分钟后将中断供电。在此期间安全设施都无法请用,请保护好自身安全。”

 

电话铃又响起了,这回拉莫斯第一声都没有响完就接起了电话。

“我们现在有时间好好聊聊了吗?”

“是的。那么出于礼貌,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你可以叫我比斯,在家乡,这是猫的意思。我不过是一个恼羞成怒的生意人,无意冒犯先生。接下来我的解释或许有些啰嗦,请不要在意。”

“比斯… …是吧?说吧,我听着的。”

“那么就请让我为先生的旅途增添一些乐趣吧。我和罗纳尔多在六年前就已经相识,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生意,关于做出一些可爱的小东西,原谅我不方便解释。总之我为了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六年,之前罗纳尔多给了我一些试用品,我很满意,但就在不久前,罗纳尔多却单方面的毁约了。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无疑他的做法让我的不仅损失了一大笔钱,还浪费了六年的时间。我只是希望能够重新拿回它们。”

“我一直不知道… …他居然在干这些事情。”

“是的,他隐藏的很隐蔽。不过你可能也有感觉吧,如果我说的没错,他应该是在拿后街的人当小老鼠。你看到我的站上们呢吗?那些都是经过了改造的。”

“呵呵,效果不错。”

“谢谢。所以我迫切的需要其他的,却不料他已经打算卖给别人了,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这么说你是故意的?”拉莫斯冷笑一下,“你让怪物打坏我的控制室,不仅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还让我的能量都流失大半。我不得不把我剩余的能量用来冷冻那些怪物。你的目的本就不是抢货,因为你知道就凭借你那几艘用来偷袭的小家伙不足矣让它们安分,所以你利用我,也限制了我。如果我猜得没错,“它们”的苏醒,也有你的“功劳”吧。”

“是的。我没有看错,你是一个值得合作的聪明人。”

“呵,值得合作?我怕等我们到了岸边,你就会把我们这些毫无抵抗力的家伙一举拿下吧。”

“所以接下来就看你的选择了。马上就会不平静了,中东的内战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必你也知道,现在一边的王子危在旦夕,双方都不会在胶着不动了。”

“内战真正的危险在于外部势力的加入。你们想要的不过是一场代理人的战争。我无意加入你们。”

“但是罗纳尔多想。他想要的太多了,他已经无法退出了。他的公司股票大跌不过是一个预示,很快就会有更大的麻烦,他不可能赢的。谁都想要掺上一脚,这背后的利益太大了,无论是国家也好,还是个人集体也好。你是个聪明人,和罗纳尔多混在一起,你没有什么好的后果。”

“我有什么好处?”

“金钱,女人甚至名誉,你想要的都会有。”

“呵,比斯。那么我也告诉你,我对那些未来的,那些离我这么远的战争毫无兴趣。我没有这种野心,我只想住在我的小房子里,每天能和朋友们一起吃个早餐,偶尔出去处理点小事,回家就能吃上伊克尔煮的热腾腾的饭菜。我对名誉没有兴趣,毕竟我知道我不是个好人,我杀人,贩毒,无恶不作。我也对金银珠宝没有兴趣,我更喜欢洁白的沙滩。我只想呆在马德里,活上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我只想一直呆在那,我不想离开。”

“先生,我并不想对你作出什么不善的举动,但如果… …”

拉莫斯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怎么了?”佩佩问道。

拉莫斯吐了口沫子,平静的脸上开始变得狰狞,“干他妈的,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算计我了。还没有人敢在老子面前这么猖狂,本来没有什么追求,只想跟着兄弟们赚点小钱而以。可他妈的他要干,那就干吧。”

 ==================================================================

说起来一开始是想写黑帮文的,结果越写越偏。

那么下一章还是让哈妹和卡塞米罗一起过一把黑帮瘾吧。

嗯。

 

 

评论(8)

热度(30)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