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麻花】我的大神

我要写一个充满了青春而且青涩的故事(。

我真的超级喜欢这个故事!!❤

长篇卡文短篇来凑。我果然还是喜欢写这种可以随时写随时放下的故事、一边看我家乡队如何保级,一边慢慢写文。本来打算写be的,毕竟临场被绝杀。不过看看积分榜,保级还是有希望,辣党一起愉快保级多好← ←所以还是he了。

嗯,强调一遍,这是一个青涩的故事、

喵喵第一人称。麻花大法好。

 

============

<01>

电视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嘀咕着,显示器也不太好了,我夹着人字拖走过去狠狠的拍了一下它,终于开始勉强运作了。

我的老伙计大概也是被这个天潮湿又热的鬼天气折磨得受不了吧,我有些歉意的拍了拍它的头。

然后我在这个黑匣子里看见了克里斯。

他一身西装革履,头发梳的油亮,还留着梳子的齿痕,耳垂上的钻石一摇一摇又一闪一闪的,他一直挂着自信的微笑,比当年还要迷人。

尽管隔着冷冰冰的屏幕,隔着一条大海的距离,可我就这么突然觉得,他离得好近,好近。

贴近电视的光线让我的眼睛有些发涩了,我下意识的搓了搓手,忍不住想,大神就是大神啊。

 

<02>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八九月,热闹而骚动。

那一年我还沉迷与七月毕业分别的伤感,就茫茫然的站在了大学的门口。四周全是人挤着人,空气都热的发烫,汗液变成了水蒸气,在空气里飘呀飘的,死命的往我的鼻子里钻,还夹着的荷尔蒙骚动的味道。

感谢上帝。

一阵甜腻的香味拯救了我。果不其然前方站着几个长腿的拉丁美人,热裤绷着她们圆滚滚的屁股,我这个位置还刚好可以看见胸前的两个也圆滚滚。

我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噢,中间那个,她可真有一对漂亮宝贝。”

嗯?自己龌龊的小心思被人发现了,有些堂皇的回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一样高的人,皮肤被晒得黑黑的,反戴着一顶鸭舌帽,有些调皮的冲我眨了眨眼,“嘿,我是罗纳尔多,希望没有抢到你的好位置。”

他友好的对我伸出了手。我却一瞬间慌张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听见自己结结巴巴的问:“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吗?”

“嗯哼。”他挑了挑眉,自信的笑了,露出了一口好看的大白牙,好像不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对待了。

我看见他肯定的回答,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

上帝啊,他是罗纳尔多!

就是那个学习特别好,特长特别多,更重要的是那些什么游戏,实况也好,fifa也好全部大神级别的罗纳尔多!!

我的大学生涯第一个和我搭话的,居然是我默默视奸了很久的大神!

 

 

<03>

有很多人问我,是怎么和大神认识甚至成为朋友的。

老实说,我也觉的有些莫名其妙,没有所谓的星光四射,也没有所谓的一见如故抱头痛哭,就是非常自然的,一起吃饭,一起逃课。而至于这个一开始搭话的契机,我这一直羞于告诉别人。

而那三个高挑的拉美美人,中间那个胸最大的成了我的女朋友。

也就是那天之后,我开始和大神一起混了。

 

<05>

和大神最经常干的一件事,就是趴在栏杆上从上往下看,看路过的女生一边走路一边在衣服里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一对小兔子。

而大神遇到喜欢的还会吹口哨。女孩会有些羞恼的抬头瞪他一眼,而我却只知道在一旁傻笑。

但大神却从来不和她们其中一个交往,我这么问了,他就神秘的笑笑。

我坚定的认为,大神就是大神,是不削于那些胭脂俗粉的。

然后大神会带我去打游戏。

虽然我还算聪明,也努力的考到了这所全世界最好的大学,但玩起游戏,还有些笨拙,什么wow啊,lol啊,一直是被队友嫌弃的对象。唯独fifa我还算玩的不错。而也就是在这个游戏里,我遇见了大神。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高中,看着他的红名高高的挂着,一副天下第一的傲气。

尚且中二的我觉得真是帅毙了。

而坐在大神身旁打游戏,感觉更是不一样。

他的鼻子不算挺,但是侧脸却看着很舒服,长长的睫毛在屏幕的光影下好看的要命。

我就这么看着,猛地觉得,他比对面系的姑娘还要漂亮。

我就这么看着,猛地发现,我输掉了比赛。

从那一次不经意的注视后,我就经常输掉比赛,像一个笨拙的初学者。

尤其是和别人组队的时候,总是被骂,耳机里一片骂声,什么语言的都有。

但总的来说,大概都在骂我,他们觉得比赛输了都他妈的赖我。

好吧。或许有这么一点点原因。

但大神从来不会这么说,他还是很耐心,带着我打一场又一场比赛。

把他爆出来的好球员折送给我。

 

 

<06>

反正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而我和拉丁美女分手了。

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那个女孩,但分手那天就是莫名其妙的难过,没出息额哭个不停,眼泪水崩塌的像攒了一年的分一口气全哭出来了。大神陪我在校门口的大排档上喝了一瓶接着一瓶的酒,我迷迷糊糊的把鼻涕泪水全部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最后在老板的鄙视下,互相搀扶着回校。

保安大概赌球赌输了,脾气差的死活不放我们进去,我和大神绕道后面在围墙那边爬了半天,无奈身体软成一摊烂泥,动弹不得。

最后我们迷迷糊糊的,居然去开了房。

我知道现在也觉得,当时能够有理智的开完房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而报应是,我们只开了一间。

一进房大神就冲进厕所大吐特吐,一副非把胆汁吐出来的阵势。

我有些恍惚,第一个反映,居然是大神也会喝吐啊。然后第二个反映才是慌慌张张的去倒水。

等我笨手笨脚的忙完这些,大神已经在漱口了。我凑在他身旁,鼻子里全是廉价啤酒的味道。大神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眶红红的,又继续盯着镜子里的镜子。

我有些小小的丧气,如果有镜子的话,大神总是看镜子的时间更多一些。

我还低着头,就听见大神口齿不清的说,他不擅长喝酒。

我有些错愕,原来大神只是在逞强而以。又有些内疚,我为了自己这点破事,累苦大神。

而大神却毫不介意,反而说起了故事。

那是关于他的。

一个从贫民窟长大的,家里太穷,无力抚养他,老妈甚至想堕胎,感谢因为不能药流,他才活了下来。15岁做过心脏手术,17、8岁出国闯荡,老爸酗酒,后来就干脆死在那上面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敞开心扉。

我还是看着他的侧脸,鼻子不算挺拔,睫毛却很长,一颤一颤的,好看的要命。

然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忍不住吻了上去。

满满的,都是清凉薄荷的味道。

我觉得眼泪又一次涌了上来。

 

<07>

我以为我会单身很久。

我以为大神会永远单身。

可在那一个晚上全变成了我曾经以为的事。

和大神做朋友本来就很忐忑,更何况朋友二字前多了个男字。

我有点小虚荣,又充满了危机感。我总觉得大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优秀到我不干占有。

一天到晚都是忐忑不安。

于是我开始更加的小心翼翼。

大神逃课我帮他顶名喊报告。

帮他去图书馆占座位。

帮他去网吧占座位。

亲自给他买快餐。

打游戏也慢慢认真了,努力给他铺路。

然后我还是叫他大神。

而他明显很受用。

 

“大神,让我亲一下好吗?”

“大神,让我抱一下好吗?”

“大神,再让我亲一下吧。”

“大神,我们去外面睡吧。”

每次我这么一喊他,他就有些傲娇的,不屑的。但还是会靠近我。

我抱着他温热的身体。

亲他柔软的嘴角。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了。

 

 

<08>

我的游戏越打越烂。

因为我总是忍不住看身旁的大神。

而大神也被我扰的心烦意乱,水平也直线下降。

后来直到整个区的人都把我们拉黑了,大神才一甩耳机黑着脸离开了。

我不好意思的跟在他的后面。

“大神... ...”

“闭嘴。”

“大神... ...”

“闭嘴。”

“... ...大神,干脆你打我一下吧。”

大神终于气冲冲的回头,伸手想要给我一拳。我缩着脖子等着挨揍。

然而等了好久拳头都没有落下来,我抬眼一看,大神反而笑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怒极反笑,依旧有些惶恐。

他把拳头张开,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傻小子。“

”... ...大神你不气啊?“

”嗯。游戏而已。反正都大三了,要开始好好学习了。“

”那大神,我可以亲亲你吗?“

大神还是像以往那样,傲娇的抬其头,眉毛挑得非常高。

”好啊。“

然而我当时还没有注意到大神的那句话。

时光过得那么快,我们已经大三快毕业了。

 

 

<09>

然后大神不带着我看美女了,也不带着我逃课打游戏了。

他开始带着我坚定的守在图书馆,和一堆气势汹汹的学霸一起抢座位。

那一年,我在图书馆丢了4个水杯,2个手机,一条围巾,一套教材,一份便当,还有一个大神。

我大概骨子里是有点懒得,但大神不是。

他很努力,甚至说是拼命。

他永远第一个到图书馆,永远最后一个出图书馆。

慢慢的我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那年冬天,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大神,打手机也没人接,我发疯了一样在校园里到处找他。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真的很在乎他,我真的很怕,很怕和他分开。

最后终于在已经闭馆的图书馆里找到了大神。他出来晚了,被锁在里面,靠在大门的玻璃门上,搓着手,却借着路灯微弱的灯光还在看书。

我看他蹲在那,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缩成一团,莫名的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虽然大多时候都是我在后面大神大神的叫,可我知道,他心里还是个孩子,一个逞强的死孩子。

他风光下都是我远远达不到的努力。

我走过去,拍拍玻璃,他抬头看我,笑着。

我费力的掰着门,只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裂缝。

大神看着我裹在笨重的羽绒服里费力的挣扎着,忍不住笑起来。

可他越笑我就越是难过。

我终于丧气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学着他靠在图书馆的玻璃门上。

玻璃门上是白色的雾气。

”冷吗?“

”嗯。“

大神眨眨眼,那是我迷恋不已的细长的睫毛。

他把手指伸过那个缝隙,我也伸出手指顶在上面。

电流穿过那个小小的接触面积,反而因为拥堵而爆裂开。

我的心里一阵狂跳,胸膛都要炸裂了。

大神的睫毛还是那样,一眨一眨的。

于是我说,问了那个这些年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大神,我可以亲亲你吗?“

大神还是那样,点点头。

我隔着玻璃,吻在了他的唇上。

玻璃门冰凉凉的,但我却热的快要出汗。

 

<10>

那之后我和大神都因为着凉大病一场。

然后大神好了我忍不住偷亲了他,结果大神又病了。

等我好了,大神就报复性的回亲我,然后我又病了。

就这样,我和大神病了整整一个冬天。

 

 

<11>

紧接着就是忙于四处找工作的实习期。

大神悠哉悠哉的看着我们忙来忙去,自己却不急。倒是空出了心思,一门铺在考研上。

是啊,大神觉得考研,然后自己出去创业。

而我,打算提前进入职场了。

而且,是打算换个国家了。

这大概是不能改变的事。

我和大神都知道的很清楚。

我们开始刻意的保持距离,就像为了为这该死的毕业分手季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而我走过的那些路。

那些我曾经和大神一起走过的路。

此时都带着一些文艺的伤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过分矫情,却又忍不住想,爱哭鼻子但是又逞强的大神,现在是不是也在逞强。

 

<12>

所谓的前途,所谓的未来。就是这么一个脆弱,却又无力反抗的东西。

 

<13>

要毕业的前一天晚上,大神的考研大业已经稳如狗,而我前往英国伦敦的机票也已经订好了。

我们就这么毫无准备的,见面了。

大神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问我,去网吧打一局吗?

我点了点头。

比起上次,此时的fifa已经更新了几个版本,封面的球星也换了一波又一波。

超控有些生疏,我和大神试玩了几盘。

这期间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也没有看大神。喧嚣的网吧里却只剩下我们两人敲打键盘的声音。

我只是固执的认为,这是一个告别。有非常傻逼的自我安慰,这是一个迟来的成长。

然后我们跟团,配合默契。

让对手惊叹。

某玩家:哇塞,这还是那个锅吗!?

我:滚!

某玩家:哇塞,大神就是大神。

大神:嗯哼。

我们杀了一个通宵。

甚至错过了第二天的毕业典礼。

但我并不后悔。

因为我最想见的人,大神,当我起来睁开眼时,光线射进烟雾朦胧的网吧时,他正靠在我的身上熟睡。

眼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皮肤晒得黝黑光亮。

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14>

分道扬镳。

这只是四个简单的字。

做起来,也很轻松。

我许久没有他的消息,只知道他还想以前那样拼命,这时候,我多少会有些心疼他。

而我也开始拼命,努力的工作,想要也有一个好点的未来。

有点不自觉的。

想要跟上大神的脚步。

就像那个黑色头发,有着长长睫毛的人,是我心里永远的大神。

 

<15>

伦敦的天气有些潮湿,我做惯了办公桌的的关节总是在雨天隐隐作痛。

电视机因为天气问题还在不停地闪着,我琢磨着它也快在我的暴行下鞠躬尽瘁了,总算是放过了他。

我看着八九月却并不算明媚的天气,打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或者说,我拿着记着和那个人所在的地方一模一样的小字条。

或许,我只是想他了而以。

 

<16>

然而我去了他的城市,却没有找到他。

或许他很忙,已经成了大老板。

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一边被老板在电话里骂的狗血淋头。

恍惚间就好像回到了大学,游戏里的队友输了总赖我,我永远是那个背锅的。

我说服自己安下心来。踏上了回去的飞机。

心里总觉得有些遗憾,却又有些理所当然。

毕竟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哪有这么多本应该。

 

<17>

然而,我看到了那一对让我朝思暮想的细长睫毛。

就在我过安检的下一秒。

大神还是那个大神,无法无天英勇无比,他一把推开了瘦弱的护栏,喊着我的名字紧紧的拉着我。

身后那个大概是他的客户的女士惊恐的看着刚才还绅士文雅的男士立马变成了野蛮人。

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打算去哪?“

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但身体下意识的开始对大神恐慌。

即使我们已经有五年多没有见过面了。

可一切就像昨天。

好像我打算偷偷溜出图书馆,而大神会紧紧地抓住我的,恨铁不成钢的问道,你打算去哪?

我会惊慌的回答他,我去透透气——随便给你买个汉堡什么的。

”回英国伦敦,我在那边工作。“

而大神会识破的计谋,继续恶狠狠的说,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大神一把抢过机票,撕成碎片,”乖乖在这呆着,等我忙完了来找你。敢去伦敦打断腿!“

我只能任由他作主,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毕竟大神永远是那个发号施令的人。

我觉得很开心,于是笑了。

这大概算是久别重逢。

于是我说,大神,我可以亲亲你吗?

他有些害羞。

但又很傲慢的抬抬头,说,当然。

 

 

 

END

 

 

本泽马敢去伦敦打断腿(然后他去了曼城(等等,我不是一本的吗我在说什么鬼(嗯,离开皇马就打断腿!

2015-08-11 评论-46 热度-115 麻花喵罗本泽马c罗

评论(46)

热度(115)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