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黑街(04)

不负责声明:


cp剧情不定的黑道杀手文。


集体黑化全体乱入tag乱打文风多变lo主有病。


我也不知道为啥居然意外的受欢迎,所以继续写下去啦。


==========


前文(尽管前后文并没有什么联系。)请戳tag里的  黑街J


============


 


<14>


那个小鬼到底什么时候走?


克罗斯少有的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对面那个叼吸管的寸头家伙,橙色的果汁粘在了他的大胡子上面,大眼睛藏在他的黑色眉毛下一眨一眨的盯着他,脚边蹲着一条狗。


没错,他在盯着他看。


克罗斯又有些心烦的刨了刨头发。


鼓出来的皮衣下藏着的是黑色的枪管,目标的档案被他随意的抛在柜台上——他到不怎么担心,酒吧现在只剩下一个调酒师——一个正宗的西班牙人,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看得懂纸上密密麻麻的德文——还有一个该死的,妨碍他的小鬼头,坐在一家酒吧里喝橙汁的小鬼。


还有4分46秒,目标的车就要经过这门口了。


目标喜欢守时,这很好,因为克罗斯也喜欢。


克罗斯用了5秒钟来思考,决定把他打发走。


他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他可不想吓到这个小朋友——如果他被死人和枪声吓得尖叫的话,他就不得不在浪费一颗子弹了。


“喂,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家了。”


“嗯?”黑毛的家伙眨了眨眼,“可现在才20:30.”


“20:30已经很晚了。”


“哈哈。你一定是德国人。”


“嗯?”克罗斯想,是我的口音吗?


“对于西班牙来说,20:30才是开始狂欢的时候。”


克罗斯愣了愣,不自主的看了看黑毛在高凳上一晃一晃的双脚,决定换个理由。


“你腿太短了,腿短的不能来酒吧。”


黑毛一下子愣住了,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我会不会说的太狠了呢?克罗斯想。


但他盯着他的狗看了一下,忍不住补刀到,“这是你的狗吗?我以为你会养一只柯基。”


然后黑毛一把甩掉手里的橙汁,哭着跑掉了。



克罗斯默默地看着自己纯白的鞋上橙色的果汁。青筋一根根的发胀。


如果他下次看到那个家伙,一定要一枪毙了他。


还剩1分23秒。


克罗斯回到吧台,向酒保借了一张餐巾纸,蹲下来开始擦他的鞋。


还剩10秒。


克罗斯站起来,做回刚才的位置,从皮衣里掏出了手枪,对准门把手左起37.73公分的位置。


砰——


目标晚到了5秒。


但是没关系,还是完美解决了。


子弹飞旋这穿过玻璃门,穿过黑色轿车的车窗,旋进了目标的太阳穴。


汽车失控的在马路上滑行着,警报嘟嘟的响着,最后一口气撞在路牌上,彻底歇了火,不过这都不关他的事了,酒保还在默默地擦着杯子,而克罗斯只需要把枪重新装回去,把酒钱付了,就好了。


目标会在这个时候出去找他的小情人,没有保镖,一个人偷偷默默地穿过这条人少而且没有摄像头的小巷,一周两次,从不失约。


这次和死神的约会也是一样。


没有什么难度和危险,除了突然顶在头顶上的一把枪。


克罗斯还维持着半起身的动作,一手压着钱按在桌子上,另一手正打算把档案塞回包里。


酒保笑眯眯的看着他,然而手却毫不客气的用枪顶着他的脑门。


“怎么?你是打算多管闲事?”


克罗斯努力放松下来,耸耸肩举起双手慢慢的坐了下来。


他不太喜欢任务外的事。


他这时候才坐下来仔细看酒保的脸。


很年轻,看上去不过20岁出头,却给人沉稳的感觉,皮肤有些黝黑,头发又黑又卷,但明显不是非洲人,笑起来显得他的牙齿非常的好看,又白又整齐,个子也很高,酒保的劣质西装反倒衬托着他的身形更加修长,看上去足足有1米9几。


“并不,抱歉先生,我或许不太礼貌,但我想提醒您,您的钱给少了,你需要多支付一笔酒吧大门的维修费,还有刚才那个小伙子摔坏的玻璃杯的钱,还有他那杯橙汁的钱。”



我为什么要给他付钱?


克罗斯不爽的打开钱包。


里面只有孤独无比的3个硬币,只够他回家的公交车费。


酒保一定看到了,克罗斯想,他这么高。


然后他听到耳畔传来了手枪上膛的声音。


克罗斯曾经以为自己会发生死在一个鸡肉卷上面这种没品的事,结果并没有,可现在却要死在一杯橙子上,这或许更没品。


克罗斯敢打赌,在他的葬礼上,哈梅斯和加雷斯一定会非常没品的大笑出来。


他舔了舔嘴唇,“或许,这件事还有别的商量?”


“并没有,先生,你要知道,像这样寂寞的小巷子里,我们的生意非常的不好做。我可是在努力的勤工俭学呢,如果你赊账,老板一定会想办法扣光我的工资的。”


就在克罗斯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时,突然看见一双小短腿从门口跑了过去。


他看着那双腿还有跑步时一扭一扭的大屁股,立马认出来那是谁。


“等等,那个才是真正欠账的家伙。”


话还没说完,酒保就已经跑了出去,一把抓住了罪魁祸首。


克罗斯只觉得有一阵风抚过。好快。


那只柯基在酒保的身影下显得有些娇小了。


克罗斯看着那只柯基在黑色的身影下颤颤巍巍的掏出钱包,松了一口气,偷偷地侧着身子从门口绕过。


这一次就先放过他吧。


克罗斯看着微弱的灯光下舔着下嘴唇的柯基,胸膛里那个小东西唐突的跳了一下——但他马上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对一个大胡子的短腿产生兴趣,实在是太可怕了。


 


 


<15>


“最近来了很多新人呢。”佩佩突然开口道。


“嗯。”阿韦罗亚默默的点了点头。


“还都非常的年轻呢。”佩佩继续说道。“马上就是他们的天下了,看到他们成长也有一种莫名的欣慰啊。”


“但也非常的闹腾呢,”卡西对佩佩说道,“前两天你徒弟好像差点为了几十块钱杀了托尼,还狠狠的教训了我家小柯基呢。”


“嘛,年轻时候都是这样呢。”佩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他并没有头发的头,“我年轻的时候脾气超级差呢,比他们更会闹腾。”


“啊,我年轻的时候。”阿韦罗亚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有些得意的说道“还很帅气呢。”


“你明明有些软呢。”


“怎么,伊克尔,你想打架?你要知道我可不怕你。”


“打啥呢,都一把年纪了。”佩佩知道两人曾经因为抢生意关系很僵,立马缓和到“那时候我还有头发呢。”


“我也。”卡西猛地喝光了酒杯里的酒,“然而现在都要掉光了。”


“没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我们都是过了30大关的人啊。”


“杀手这种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体力活,还不知道能干多久了。”


“我想我退休以后大概会去做杀手教练吧,带小孩子挺有趣的。”


“我大概也是吧。”


“我想我大概不会再干这一行了吧,太危险了,我想多陪陪家人。”


“为我们3个成为30 club成员干杯!”


人上了年纪,似乎就总是爱怀旧。过去那些生死线上的激情,好像都在一杯酒里,变成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等等,我们好像忘了谁呢。


 


 


<16>


罗纳尔多有点郁闷。


他本来打算去找佩佩喝杯酒的,却发现那也找不到他。


他一定是一个人偷偷跑去那里喝酒了,罗纳尔多有些难过。


平时他们总在一起的啊。


他开着一辆红色跑车,疾驰在马路上,晚风吹着他的鼻子有些痒痒,他忍不住打大了一个哈欠。


都赖佩佩。


罗纳尔多一遍抽着鼻子,一遍嘟着嘴小声的抱怨到。


 


 


<17>


又是无聊的一天。


哈梅斯托着腮帮子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台里发呆。


他听说克里斯今天有空,早知道他就应该缠着他的。


有的时候,脸皮就是要厚一点嘛。


然后他看着一个金色的脑袋在柜台上一蹭一蹭的。


他趴在柜台上向下看,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白皙的皮肤还有金色的头发。


哈梅斯很喜欢的长相,所以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


“想要什么啊?”


“两个鸡肉汉堡,肉酱,一杯可乐。”


哈梅斯按要求为他配餐,他现在做这份工作越发的熟练了,有的时候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练了这么多年的刀法是为了怎么把鸡排割除完美的黄金比例。


“给。”


哈梅斯忍不住摸了摸男孩的头发。


男孩有些受惊的看着哈梅斯。


哈梅斯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深夜了,本店最后的顾客,算你免费哦。”


“唔。谢谢。”


真可爱。


哈梅斯好不容易忍住了自己再摸一把的冲动。


“这么晚还不回家?小孩子少吃一点汉堡啦,这是垃圾食品。”


“嗯。”男孩一边点点头,一边又往外面缩了一下脖子。


晚风吹过他的脖子,哈梅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金色的发丝被黏在一小撮深红色间。


男孩还是那样可爱单纯的表情。


马塞洛完美的隐藏在夜色中,偷偷摸摸的靠近吧台,在那两个家伙互相警惕的时候,偷偷拿走了一个汉堡。又借着夜色,消失在了街道。


马塞洛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回头望到。


两个人还都有些发愣。


搞什么吗。明明只是两个小鬼头啊。


马塞洛想。


自顾自的做了个鬼脸,啃着汉堡走了。


 


=====================


哈哈,其实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啥了,真的是想到啥写啥。


比如大川说他要看宽短互相作死,我就写了一章,虽然觉得会被他打死,所以不敢@


然后我又想到如果短腿和学霸一起会是什么状态,觉得身高差萌哭


接着我又想到貌似其实全队最高是学霸,但是最矮好像是大傻(?


哈哈哈,下一章我要写这一对。


然而大傻的腿还是比柯基的长


然后我又发现学霸是全队一线队第二年轻的球员,22岁(阿森西奥最小,19岁)但很可能阿西奥不一定会留在一线队,那么学霸就是球队最年轻的球员(至少是可以坐稳主力位置的。


前途无法估量啊


渣团买到宝❤


然后有了老头子们的聚会,说起来渣团的阵容真是很年轻呢。


然而总裁这种变态并不在考虑范围。


最后特别想看两个小孩的对话。所以写了。

评论(15)

热度(45)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