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皇马同人】马德里城区(09)

上一次迷之坑掉了,好像没人发现hhhh这一张画风变得有点快,原因是我一边写一边刷微博... ...所以如果突然逗逼了,那是因为我刷到了好玩的段子,你们不要打我。

 

皇马同人AU向

涉及人物:皇马全员

涉及cp:双罗/水卡西/甜软

周更5k字


基本设定:故事发生在一个基于现实背景的比较混乱的年代。马德里,一个仿佛与外界断开联系的沿海的死城,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又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混乱区,生活着一群黑帮,军工厂员工,警察,和一些“普通人”的城区,我笔下的人物,也生活在那里。

【申明:本同人作品中的人物,地区,事件皆为虚构。与真实世界无关。】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番外(01)

 

 

 

贝尔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终于放下笔轻吐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休息着发酸的眼睛,两天时间现代工业的市值就蒸发了一千万,而且还有持续下跌的迹象,虽然对于暗地里的母公司来说这不是一个大数字,但对于明面上现代工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果继续照这个速度跌下去,要不了多久现代工业就会不得不宣布破产,到时候法院就会派人来检查,如果被他们检查出暗里的军工厂就完蛋了。而且这一次不止是现代工业的股票大跌,几乎所有的能源产业和重工业产业的股票都跌了很多,贝尔投资的几只股票也在其中,虽然这是自己投资的,但大部分还是拿的公司的钱。这么大的亏损,贝尔一边想一边按摩着自己发跳的太阳穴,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补回来。

“奇怪,不止能源和重工业有亏损,华尔街的的有几家投行也亏损严重,照这样下去,可能连华尔街的巨头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不过相反,日用品和食品的股票反而没有跌,有几只还有缓慢上升的趋势。”

贝尔听到声音后睁开眼睛,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的胸前拱来拱去,飞机座位上的安全带并不能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座位上,那颗脑袋的主人就这么翻阅着贝尔面前的资料评论着。

哈维尔.埃尔南德斯,墨西哥人。

贝尔确信自己没有记错。

埃尔南德斯并不是工厂的干部,他是曼彻斯特联原料厂的人。军工厂的原料一直由曼彻斯特联原料厂提供,两家在商业上倒是巧妙的属于互相依赖的关系,而且自己的boss曾经也是曼联的一员,更是认曼联的创始人——弗格森——为教父,当年来到马德里打拼也得到了爵爷的很多帮助。而今年当爵爷知道罗纳尔多缺人的时候,也大方的让这个墨西哥的聪明小伙子来这里帮忙,当然也是希望埃尔南德斯能在这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不过虽然埃尔南德斯来到马德里很久了,但罗纳尔多无法对他有完全的信任,所以一直干着一些比较普通的工作,得不到重用,这让他一度很郁闷,不过这个小伙子却一直很努力,如今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他终于也还是派上重用了,和贝尔一起坐在前往美国的飞机上。

贝尔看得出这个小伙子一路上都比较兴奋,不过当他们上了飞机后,他就一直很安静的没有打扰到贝尔处理文件,这让他对这个小伙子顿生好感,而他的这一番话也引起了贝尔的注意。

“我倒是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好像是这么回事。”

“现在股票跌得这么快,这会不会是新一轮的金融危机?”

“不… …我想没这么夸张。而且如果真的是金融危机,食品日用这种密集型企业受到的危害反而会更大,而重工业加工业的股票会跌的更厉害一点,最主要的是我现在一点风声也没有听见,如果真的会有一次“地震”会有“老鼠”来报信的。”

所以,我才会觉得奇怪。贝尔这么想着,事态好像朝一个奇怪的方向开始发展,他无法预知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如果说真的是一次金融危机,那么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现象实在是过于平淡了,但这么突然的股票大范围集中暴跌,有无法理解。而且经济是国家的命脉,贝尔有直觉这后面一定有政府的超控。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了?

贝尔觉得太阳穴跳的他有些发痛,他决定好好的睡一觉,等一下了飞机就去找他们的老朋友——现在受聘于华尔街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的CEO劳尔·冈萨雷斯。

他会知道该怎么办的。

 

 

 

绿皮的火车还在慢慢的摇晃着穿梭过光秃秃的丛林,现在还有这种本该早就淘汰的交通工具让车上的队员们有些新奇。不过这少许新鲜感马上就被长途而无聊的旅行消磨完了。车上的小伙子们都是德国队的精英们,早上大家才从世界各地被征召回来,下午就踏上了征途,没有人知道这一次演习的内容,甚至连目的地也不知道在哪。

克罗斯安静的坐在车厢尾部借着一点光线一遍一遍的擦着他的枪。

他非常的专注的擦着自己的枪,完全忽视了火车的摇动和车上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好像这是一把不得了的宝贝,

厄齐尔坐在一旁睁着大眼睛一遍一遍的看着他擦枪。

厄齐尔不是因为无聊,好吧,确实有点无聊。总之他被克罗斯重复的动作吸引了——这至少是他擦的第十二遍。厄齐尔这么想着,他觉得自己有大半年没有看见过克罗斯,他的强迫症好像更严重了。事实可能确实如此,他换了一个新发型,这让厄齐尔有些吃惊,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克罗斯并不是一个非常注重形象的人——而且他对他的新发型非常在意,上车之前一直在不停的摆弄他的发型。现在,轮到他摆弄他的枪了——他或许只是不想让他的手停下来,厄齐尔这么推测到。

克罗斯在把他的枪擦到像抛过光一样后,手终于停下了。厄齐尔长叹了一口气,他很怕克罗斯会擦枪走火。

然后克罗斯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厄齐尔一眼,掏出了一把刀,又低下头开始开始插起来。

厄齐尔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他觉得这应该是入冬的原因。

“他们很想你。”克罗斯突然开口道,厄齐尔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自己说话。

克罗斯见没有听见厄齐尔的回答,也还是那个样子,不急不慢的擦着手里的活计,“你在马德里呆的那几年很受欢迎,他们一直没有忘记你,我经常从他们那听到你的名字。”

厄齐尔还是有些发愣,他不知道该不该说他很高兴,他也很想他们之类的,开口却是“克里斯还好吗。”

克罗斯终于出现了一点情绪波动,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克里斯?他过得不错。”随后又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笑容。

克罗斯被带坏了。厄齐尔想。一定是拉莫斯干的。

“你过得也不差吧?才去大半年我看你已经混的很熟了。别装了哦,我刚刚看到了,收通讯设备的时候你的屏幕上显示你在和卢卡聊天哦。”

“那不是他。”

“少来,卢卡的电话号码我一看就知道。”厄齐尔说到这,突然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我好久没有联系过他了,他的号码居然还没有换。”

克罗斯没说话,低下头继续开始擦刀。

“哈哈,什么我也要上车了,加油哦,目的地再见什么的,没想到你也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厄齐尔暗暗的有些得意。

“… …克里斯现在和哈梅斯关系很好。”

“… …这… …很正常吧。毕竟是克里斯啊。”

“嗯。他是一个好人。”手上的刀已经擦得很亮了,克罗斯微微偏了一下刀背,黑色的刀面映出了一个有些落寞的表情。克罗斯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换过手又开始擦了起来。

 

 

 

“啊,海是那么蓝!天也是那么蓝!”拉莫斯站在甲板上高声呼喊着,任由海风吹过他凌乱的头发,样子惬意的只差穿上一条沙滩裤往靠椅上一躺然后晒晒阳光了。拉莫斯用他琥珀色的眼睛望着碧蓝的大海突然诗兴大发,他转过头充满期望的看着他的好友佩佩,意图给他吟诗一首。

“亲爱的佩佩,我要写一首诗给你,给你和这碧蓝的天空与大海。”

佩佩有些忧郁的望着他的老大,他那十四岁就辍学开始混日子的老大。不,他绝对没有说他老大的坏话,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老大看似愚蠢的外表下藏着一个聪明的脑袋。但是事实是,他从来没有觉得老大的诗优美过。

“你的头/是光的/不是天生的/也不是秃了/而是你自己/剃得/我问/你为什么要剃一个光头/你仰着头神秘的笑了笑/哦/我懂了/因为我在你的光头里/看见了另一片海/另一片天。”

拉莫斯深情的望着佩佩。

佩佩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非常做作的开始鼓掌并且赞美,“啊,老大,你写的诗真是太美了,而且居然是为了我写的,啊,我好感动啊。”

“是吗?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支持,我要再为你写一首!”

佩佩望着天空细细的思索了一会,在心里默默地衡量了一下得失,决定转移话题让老大闭嘴。

“老大,你知道我们这一次送的什么吗?”

“不知道,克里斯没和我说。不过他那样子挺重视的,估计是瓦拉内又搞出了什么新花样吧,他前段时间不都在闭关吗。”
     “关心这个干嘛?我们只要在有人来的时候把他们全部突突突了,然后到地方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拉莫斯举起手比了一个射击的动作,“那就完了。节外的东西越少越好。”

拉莫斯见佩佩的表情比较严肃,耸了耸肩问道,“你很关心这个问题吗?”

“我最近有一种直觉,我很担心,我觉得要打仗了。”

“哦,亲爱的,你在担心这个?”拉莫斯有些好笑的从船舷上跳下来,拍了拍佩佩的脑袋,“战争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好吗?像非洲和中东那边一直在打仗,有的时候欧美大国还要去搀和一脚。说道欧洲,他们也有恐怖主义啦,这也算小范围的打仗了。只能说好像和我们关系不大——虽然克里斯一直靠着东西赚钱。不过一直存在的东西就没必要再去担心它啦。”

拉莫斯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自己明白那只是在宽慰佩佩而以。这个问题他曾经和罗纳尔多谈过,两人都隐隐有一种会牵扯进去的感觉。再加上最近股市暴跌——拉莫斯尽管不懂经济那一套,但他至少知道罗纳尔多亏了很多钱。自己在东南亚那边的毒品也被人黑了,现在已经紧急派卡瓦哈尔去处理,但交易人却拿政府当挡箭牌,说是政府没收摧毁了,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那群政客又脑袋抽抽的要搞一个大演习,傻子都明白这是在亮国家军备底牌。不但马德里最近动荡,似乎连世界也开始跟着动荡。想到这,拉莫斯又忍不住开始担心卡西在马德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大家一走光,马德里再出什么事,就只剩下罗纳尔多来扛着了。

佩佩的直觉向来很准,所以拉莫斯相信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他也祈祷,那一天晚点来到。

“老大你真的不在意?”

“不在意。所以我要再给你写一首诗。”

转移注意力A计划失败

B计划启动。

“等等,老大。你给伊克尔表白了吧。”

“啊啊啊!你怎么知道!”拉莫斯受到了惊吓。他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不。等等。佩佩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卡西。

“连克罗斯这种新来的都发现了苗头很含蓄的问过我,更何况我认识了你这么多年。”

“什么,克罗斯居然有这么八卦的一面!我居然没有看出来。等等,意思是你们都知道啊。”

“对啊。估计只有伊克尔自己不知道。”

拉莫斯突然觉得心很累。自己这么久以来帅气的伪装居然被识破了。

“那么说,为什么卡西不知道。”

“我觉得他应该知道,但没有当真过。可能是习惯你这样了吧。”

“啊,习惯了。”拉莫斯低着头轻轻的笑了,像是在笑一件世间上最无可奈何的事“他不知道我装着很累吗。”

真的很累啊。

小心翼翼的怕被别人发现,自以为是的装了那么多年。

像是装在盒子里不能见光的秘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开它,却发现原来盒子的一边早就有了一个洞,所有人都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悄悄的趴在盒子前,把那个秘密看完了。他还傻乎乎的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结果,连一句最不想听到的抱歉都没有,还不得不继续像一个朋友那样互相问候。

而他的喜欢就像从悬崖上往下跳,伊克尔的回答就是崖底在的地方,在没有得到那个回答之前,他的喜欢就这么活着,心惊胆跳的活着。

 

有人说这世界上最掩饰不住的有两个东西,咳嗽和无可救药的喜欢。

 

 

 

 

哈梅斯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张超大号的脸,问题是这张超大号的脸真的非常的好看。

哈梅斯偷偷咽了口口水,又闭上了眼睛,试图假装还在睡觉。

哈梅斯好像听到那个人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吹着气,“睡醒了吗?”

天哪,哈梅斯脸上一红,立马翻身坐了起来。眼神有些躲闪的不敢直视罗纳尔多。

“你还在生气吗?”罗纳尔多以为他不看自己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

罗纳尔多这么一提醒,哈梅斯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其实他才睡醒的时候压根把这件事忘了,现在想起来,只觉得更加尴尬。

昨天罗纳尔多吻了他。他当时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实际上,他要高兴疯了。不过后来两个人都有些别扭,罗纳尔多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而哈梅斯只是单纯的非常害羞。

后面的事发展的就有些奇妙了。

他们一起去餐厅吃了饭,然后就去了罗纳尔多家里面,一起就像理所当然的一样,包括后面罗纳尔多又吻了他,他甚至被罗纳尔多抱进了浴室,一切都表明着要往更深的一步走了。

一切就是这么奇妙的不可思议。而哈梅斯整个过程脑袋都是发昏的,他根本无法有任何多余的反应就被罗纳尔多牵着走。但当罗纳尔多脱下他的裤子时,花洒的水全部浇灌在他的脸上,他一瞬间就好像被冲醒了一样,瞬间明白过来他们在干什么。

“我喜欢你。”

羞红了脸颊才说出这句小心翼翼的表白,但等了好久也没有反应抬头才发现罗纳尔多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就像被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喜欢吓到了,茫然的,没有情感的望着他。

哈梅斯就这么突然的,泪水就涌了出来,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哈梅斯就是突然那么觉得,自己真的太自以为是了。或许罗纳尔多什么也没想,哈梅斯才发现,自己好像根本不理解这个人。

他以为他从电视上,报纸上,故事里走了出来,走到了自己身边,他以为他接近了他,窃喜发现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关于他的小秘密,却又突然发现,他还是隔得那么远,他对他还是一无所知。

就像重新认识那样,在心里说上一句,你好,罗纳尔多。

他记得自己好像跑开了,好像跑到克罗斯那里,但现在,还是又回来了,重新回到罗纳尔多的家里。

罗纳尔多好像看出了他的疑惑一样,解释道:“克罗斯今天早上的时候就已经走了,因为他要去国家队集合了。所以他打电话给我让我把你接过来。”

“是吗… …谢谢… …”

“你还在生气。你在气什么了?”罗纳尔多歪着头好像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难解的谜题,脸上带着讽刺的天真。

“哦,我懂了。”

罗纳尔多突然跪在床上,强硬用腿分开了哈梅斯的并拢的大腿,然后把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又用他钳子一样大力的手摁住他的脖子,强迫他把头抬起来。

“你不就想要这个吗?”

舌头慢慢的舔过哈梅斯的脸颊,然后像舔一颗糖果一样一下接着一下的舔着他的嘴唇,像是在玩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突然又亲上去,咬着哈梅斯的嘴唇,一会又分开,伸出舌头诱惑着哈梅斯。而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慢慢从哈梅斯的衣服里爬进去,在腰际上那一块敏感带游走着。

“对吧,你想要我爱抚你,不是吗?”

 

  • 我是一个小学生,真的,所以我不懂金融这些,上面那些全是我编的。我好怕一天我就编不下去了。而且bug肯定很多,各位大大看在我是一个小学生的份上拜托不要和我计较,欢迎你们温柔的提出我的错误,我会改的。OTZ

  • 终于让小豌豆出场了,其实我挺喜欢他的,不过好像皇马不打算买断他了,真可惜。也终于让豆腐的名字晃了一下hhh其实我很久之前就像写他了,一直把他跳过,其实他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 其实我本来只打算写一个小打小闹的温馨的故事。结果。妈蛋。我把坑开的好大,不知不觉居然装逼的挖了这么大一个坑,我上个星期细细的想了很久,决定写一个很长很装逼的故事了。不要打我OTZ

  • tk鱼和罗戴厄打了个酱油hhhhh

  • 其实一直觉得票哥的爱情观挺渣的。他是个好人。真的。但你们想票哥在伊莲娜之前的风流史不忍直视,毕竟还有私生子,和伊莲娜一起以后好一点但最后分手也是伊莲娜无法忍受票哥的花心,所以,你们懂的。而且就算是bl可yy的cp也是如此之多。所以。你们懂的。我要在这里渣了票哥,hhhh你们不要打我OTZ

  • 我卡肉了,你们不要打我

  • 食用愉快OWO

评论(1)

热度(57)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