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  

【拔杯】七宗罪/暴食

最后补一次档。不行以后就算了。这个系列短文完了可能再发网盘把。毕竟再和谐我也没办法。看过的无视吧OTZ

庆兴的是两亿被lo吐出来了【快把我其他几篇吐出来啊

 

夜曲——肖邦。

 

====================

      一刀下去是能够通过刀尖感受到的滑腻与柔软,肉质泛着鲜艳而灼热的红,尚未散去的热量绕上金属质的刀具,咬着修长的指尖。指尖微微有些发烫,汉尼拔不动声色的抖了抖手腕,又是一刀。

     老式的留声机倒在地上断断续续的播放着乐章,提琴的声音掩盖在金属的摩擦声之中。唱片的一角已经掉落,黑色的碎块顽强的黏附在转盘上,终是没有破碎的。

        啧。汉尼拔在急促的钢琴声中切歪了。血管里还未放完的血溅落在衬衣袖口,染上一点红晕,他本打算继续享受一会血液仿佛还在流动的快感。真是可惜,他又用指尖捻起切下来的肉片,不够薄,他摇了摇头,音乐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嘈杂,连他的心情也跟着有些烦躁,有些钝的刀不再适合做菜。今夜看来不能完成一道完美的大餐,可惜了他上好的食材。

        留声机里大提琴低沉的独奏还在半死不活的呻吟着。汉尼拔解开围腰时,手上新的血迹又覆盖在衬衫上红棕色的暗块上,真是可惜了,看来要扔掉了。汉尼拔想着,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穿过的,他最爱的一件。他慢慢的走着,一路扶起倒地的座椅,捡起地上的留声机,轻轻的摆弄着,喇叭口的血迹已经干涸,因为受到撞击,有点轻度变形,汉尼拔费力的试图修好它,让它能够继续发出流畅优雅的音乐。

        突然,柜台上的一个弹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8mm口径的子弹毫不留情的斜射进柜台,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黑漆漆的洞口。汉尼拔不禁用手摩擦着那个洞口,在周围打着圈。

       然后,伸入。

       手指只能伸进去一小截,这令他十分的烦躁,他又恶狠狠戳了几下,依旧无法深入。

       那个黑漆漆的洞口无声的嘲笑着他。

       汉尼拔一刀捅了上去,你在笑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嗯?你觉得自己知道了很多吗?

       该死的,大脑的神经叫嚣着,像是进入了烤箱被180度的高温烘烤着。

       等等。汉尼拔的余光瞥见了地上躺着的躯体。腹部有一个一指宽的创口带着向外翻的粉色的肉,好像谄媚的欢迎着他。

       柔软的黑色卷发,肌肤白皙,骨架分明,细长的睫毛无力的搭着,眼睛若是还望着你,必是带着闪闪的泪光。这些汉尼拔都记得清楚,不只是他的外表,他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他亲吻他的每一个角落,他拥抱他时他颤抖的身体,他们之间每一个触感他都记忆犹新,甚至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他都小心翼翼的珍藏在他记忆宫殿中属于他的那个房间,连一粒尘埃也没有,只有他飘散不去的属于他自己的味道。

        油腻,滑润,粘稠却又温暖。

        汉尼拔俯下身子贴在那个人的脸上,发梢蹭上了那个人的血迹,他的手温柔的伸进了他的体内。被包裹的安全感胜过他以前的每一次深入。

        还不够。耳边是肌肉撕裂的声音,汉尼拔的手继续向里面探索者。他仿佛在想这个人的心隔着肚皮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还有多少虚情假意包裹着的背叛,他仿佛在寻找,寻找那半点真心。

        空气里满是血的腥味,还有那个人的体味,汉尼拔所熟悉所迷恋的带着绝望的挣扎的味道。他的心抽动了一下,动作更加温柔了,他快忘记他怀里的人是多么的脆弱。

        汉尼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鼻腔里满是他的味道,还有饥饿的味道。

        他饿了。

        汉尼拔支起身体看着地上的人。真好,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那里,永不会化为碎屑,随风远去。他的手拿起了一把刀,轻轻的划过那个人的皮肤,新生的伤口已经不会在往外面流血,是如此的安静。

      早该如此,早该如此。

      生吃可以保留肉类的蛋白质和鲜味,经过脱酸处理,冰冻后配以酱料。食材以鱼类为优——虽然他现在没有鱼,可他有更好的食材不是吗?处理食材时一定要冷静处理,如果掺杂了过多的感情,美味就会被那些复杂的情绪挤出食材,从而无法做出合格的料理。

       牙齿咬在肉上,撕下一小块,咽入口腹。

       满是比眼泪更苦涩的味道。

       他真是太失败了。厨师该有的准则他也无法遵守。

       留声机还在咿咿呀呀的唱着,钢琴的和弦砸下了最后的终章。

       

       -END- 

 

2015-04-11 评论-5 热度-40 拔杯hannigram

评论(5)

热度(40)

©四度 Powered by LOFTER